最新消息:    
 A Guide on Application Procedures of Residence Authorization and Residence Authorization Renewal

 Guia de Procedimentos para Requerimento da Autorizacao de Residencia e de Renovacao da Autorizacao de Residencia

 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中基本權利的制度

 澳門刑事訴訟法典註釋及評述

 澳門刑法典註釋及評述

 警訊

 警訊

 刑偵與法制

 法律及司法培訓文集

   

 [ ^ ]  

    

[ 上一頁 ][ 葡文版本 ]

法規:

《民法典》第201至300條

公報編號:

31/1999

刊登日期:

1999.8.3

版數:

1794

  • 《民法典》第201至300條

葡文版本

相關類別 :
  • 法院 -

  • 《民法典》第201至300條

    ^ ] 民法典 - 目錄 ] 民法典 - 條文目錄 ] 法令第39/99/M號 ] 民法典 - 第001至100條 ] 民法典 - 第101至200條 ] [ 民法典 - 第201至300條 ] 民法典 - 第301至400條 ] 民法典 - 第401至500條 ] 民法典 - 第501至600條 ] 民法典 - 第601至700條 ] 民法典 - 第701至800條 ] 民法典 - 第801至900條 ] 民法典 - 第901至1000條 ] 民法典 - 第1001至1100條 ] 民法典 - 第1101至1200條 ] 民法典 - 第1201至1300條 ] 民法典 - 第1301至1400條 ] 民法典 - 第1401至1500條 ] 民法典 - 第1501至1600條 ] 民法典 - 第1601至1700條 ] 民法典 - 第1701至1800條 ] 民法典 - 第1801至1900條 ] 民法典 - 第1901至2000條 ] 民法典 - 第2001至2100條 ] 民法典 - 第2101至2161條 ] 民法典 - 辭彙索引 ]


    第二百零一條

    (從物)

    一、以持久方式輔助或裝飾一物而非為該物之本質構成部分或非本質構成部分之動產,為從物或屬物。

    二、以主物為標的之法律行為不包括從物,但另有意思表示者除外。

    第二百零二條

    (將來物)

    一、將來物分絕對將來物及相對將來物。

    二、在作出法律行為之意思表示時仍未存在之物,為絕對將來物。

    三、在作出法律行為之意思表示時已存在之物,但未受有關處分人所管領或處分人對其不擁有權利者,為相對將來物。

    四、如各當事人視法律行為所涉及之物為將來物,則視該法律行為屬涉及將來物之法律行為。

    第二百零三條

    (集合物)

    一、屬同一人及只有單一用途,且實際上為獨立之多個動產,視為集合物。

    二、組成集合物之單獨物,得各自成為法律關係之標的。

    第二百零四條

    (孳息)

    一、物之孳息係指物在不影響其本質下而定期產生之一切。

    二、孳息分為天然孳息及法定孳息;天然孳息係指由物直接產生者;法定孳息係指物因法律關係而生之定期金或其他收益。

    三、動物集合物之孳息係指幼畜、皮毛及來自動物之一切收益;其中幼畜係以非用作替代集合物內因任何原因而缺少之動物為限,而從動物而產生之一切收益,即使為偶然產生者,亦屬動物集合物之孳息。

    第二百零五條

    (孳息之分配)

    一、自某時間起或至某時間止對天然孳息擁有權利之人,有權取得於其權利存續期內出產之孳息。

    二、法定孳息之分配,按權利存續期之比例為之。

    第二百零六條

    (收取未成熟之孳息)

    收取未成熟之天然孳息之人,如其權利在平常收穫季節前消滅,則有義務返還有關孳息。

    第二百零七條

    (孳息之返還)

    一、法律規定某人必須將已出產之孳息返還時,該人有權獲賠償耕作費、種子費及原料費,以及其他在生產及收穫方面之負擔,但以該等費用及負擔不超過有關孳息之價值為限。

    二、如屬待收之孳息,則有義務將原物交付之人無權要求任何損害賠償,但屬法律規定之特別情況者除外。

    第二百零八條

    (改善費用)

    一、一切用作物之保存或改善之費用,視為改善費用。

    二、改善費用分為必要改善費用、有益改善費用及奢侈改善費用。

    三、必要改善費用係指用作避免物之失去、毀滅或毀損之改善費用;有益改善費用係指雖對物之保存非不可或缺,但可增加其價值者;奢侈改善費用係指不但對物之保存非不可或缺,亦不會增加其價值,但只作為迎合改善人之喜好者。

    第三分編

    法律事實

    第一章

    法律行為

    第一節

    法律行為之意思表示

    第一分節

    意思表示之形式

    第二百零九條

    (明示表示及默示表示)

    一、法律行為之意思表示可為明示或默示;以口頭、書面或其他直接表意方法表示者為明示;從完全有可能顯露意思之事實推斷出之表示為默示。

    二、意思表示之要式性不妨礙以默示形式作出意思表示,只要據以推斷意思表示之事實已符合有關要式要求。

    第二百一十條

    (以沉默作為意思表示之方法)

    法律、習慣或協議規定沉默具有法律行為意思表示之意義時,沉默方等同法律行為意思表示。

    第二分節

    方式

    第二百一十一條

    (方式自由)

    法律行為意思表示是否有效不取決於遵守特別方式,但法律要求遵守者除外。

    第二百一十二條

    (法定方式之不遵守)

    欠缺遵守法定方式之法律行為意思表示為無效,但法律特別定出另一制裁者除外。

    第二百一十三條

    (法定方式之範圍)

    一、凡在法律對法律行為意思表示所要求之文件作成前,或在其作成之同時所作之附帶口頭訂定,均為無效;但如規定有關意思表示方式之理由不適用於該等訂定,且能證明該等訂定符合表意人之意思者除外。

    二、在作成文件後所作之訂定,僅在法律對意思表示方式有特別要求之理由適用於該等訂定時,方須遵守此種法定方式。

    第二百一十四條

    (意定方式之範圍)

    一、如法律不要求以書面方式作意思表示,而表意人已採用該方式者,則凡於作出書面文件前或與之同時所作之附帶口頭訂定,只要顯示係符合表意人之意思,且法律並無規定有關訂定須以書面方式作出者,均為有效。

    二、凡在作成文件後所作之附帶口頭訂定,均為有效,但法律要求以書面方式為之者除外。

    第二百一十五條

    (約定方式)

    一、當事人得訂明以某種特別方式作意思表示;在此情況下,推定各當事人僅願意受此種約定之方式所約束。

    二、然而,如有關方式僅在法律行為成立後或在其成立時約定,且有理由認為各當事人願意立即受該法律行為約束,則推定該約定之目的在於鞏固該法律行為或產生其他效力,而非用以取代有關法律行為。

    第三分節

    法律行為意思表示之完成

    第二百一十六條

    (法律行為意思表示之效力)

    一、有相對人之法律行為意思表示,於到達相對人或為其知悉時,即產生效力;無相對人之法律行為意思表示,於表意人以適當方式表示出其意思時,即產生效力。

    二、僅因相對人之過錯而導致其未能在適當時候接收之意思表示,亦視為產生效力之意思表示。

    三、相對人所接收之意思表示,在其無過錯之情況下,不能為人所知悉者,該意思表示不產生效力。

    第二百一十七條

    (意思表示之公告)

    一、表意人對不認識或不知下落之相對人作出之意思表示,得透過在表意人居住地之一份報章上刊登告示而為之。

    二、上述之告示,如在澳門刊登,則應在一份以相對人較常使用之澳門地區正式語文出版之報章上刊登;如不知相對人較常使用之正式語文,則應在兩份各以其中一種正式語文出版之報章上刊登。

    三、如相對人不認識本地區之任一正式語文,且此事為表意人所知悉,則表意人之意思表示只得透過以相對人所認識之語文在報章作出刊登為之。

    第二百一十八條

    (嗣後死亡、無行為能力或無處分權)

    一、表意人於發出意思表示後死亡或無行為能力,並不影響該意思表示之效力,但意思表示本身另有所定者除外。

    二、如表意人於相對人接收或知悉意思表示前,就該意思表示所指之權利已喪失處分權,則該意思表示不產生效力。

    第二百一十九條

    (在合同形成階段之過錯)

    一、一人為訂立合同而與他人磋商,應在合同之準備及形成階段內按善意規則行事,否則須對因其過錯而使他方遭受之損害負責。

    二、上述責任按第四百九十一條規定完成時效。

    第二百二十條

    (要約之有效期)

    一、要約人按以下之規定受要約所約束:

    a) 如要約人定出或當事人約定一承諾期間,則要約之有效期維持至該期間屆滿時止;

    b) 如無定出承諾期間,但要約人要求即時答覆,則要約之有效期維持至在一般情況下,要約及承諾均能到達各自目的地時止;

    c) 如無定出承諾期間,且要約係以口頭方式向對話人作出,則要約在對話人未隨即作出承諾時失效;

    d) 如無定出承諾期間,且要約係向非對話人作出或以書面方式向對話人作出,則要約之有效期維持至b項規定所指期間屆滿後五日止。

    二、上款之規定不影響對要約之廢止權,但須符合第二百二十二條所指之容許廢止要約之情況。

    三、通過電話或其他連接空間距離之同類直接通訊工具而訂立之合同,如係由各當事人或其代理人親自通訊,則視為對話人之間訂立之合同。

    第二百二十一條

    (遲來之承諾)

    一、如無理由視承諾之表示係逾期發出,則即使要約人收到遲來之承諾,仍可視該遲來之答覆產生效力。

    二、在上款所指之情況下,要約人應即時就其是否認為合同已成立通知承諾人,否則該合同視為不成立,且要約人須對所引致之損失負責。

    三、如遲來之答覆非屬可視為有效力之答覆,則合同之形成取決於重新作出之要約及承諾。

    第二百二十二條

    (要約之不可廢止性)

    一、要約在相對人接收或知悉後不得廢止,但另有意思表示者除外。

    二、然而,如相對人於接收要約之同時或之前收到要約人之撤回通知,或透過其他途徑知悉其撤回要約,則要約不生效力。

    三、廢止向公眾作出之要約,必須以要約之原方式或等同方式作出,方生效力。

    第二百二十三條

    (要約人或相對人之死亡或無行為能力)

    一、要約人死亡或無行為能力對合同之成立不構成障礙,但有理由推定要約人另有意思者除外。

    二、相對人之死亡導致要約不生效力,但有理由推定要約人另有意思者除外。

    三、如要約人在發出要約表示時並不知悉相對人無行為能力,則相對人無行為能力亦導致要約不生效力,只要按照有關法律行為之內容,客觀上有理由推定,視要約不生效力係符合表意人之意思。

    第二百二十四條

    (合意之範圍)

    一、如就任何一方當事人認為必須達成協議之條款,各當事人仍未全部達成協議,則合同不成立。

    二、如各當事人將某些次要事項擱置商討,但又透過開始履行合同、或其他方式顯示其具有按已商定之條件受合同約束之明確意思,則該合同視為已成立,而對於有關缺項則適用關於填補法律行為之規定。

    第二百二十五條

    (附變更之承諾)

    承諾中作出附加、限制或其他變更者,即為拒絕要約;然而,如有關變更之意思表示充分明確,則等同重新作出之要約,但以從該意思表示不得出另一含義為限。

    第二百二十六條

    (承諾通知之免除)

    如按照有關要約、法律行為之性質或具體情況,又或依照習慣而得免除承諾之通知,則在他方當事人之行為顯示其承諾意向時,合同即視為成立。

    第二百二十七條

    (承諾或拒絕之廢止)

    一、如相對人拒絕要約後又作出承諾,且該承諾係與拒絕同時或先於拒絕到達要約人,又或與拒絕同時或先於拒絕為要約人知悉者,則以承諾為準。

    二、承諾得透過意思表示予以廢止,但該意思表示須與承諾同時或先於承諾到達要約人,又或與承諾同時或先於承諾為要約人知悉。

    第四分節

    解釋及填補

    第二百二十八條

    (意思表示之一般含義)

    一、法律行為意思表示之含義,以一般受意人處於真正受意人位置時,能從表意人之有關行為推知之含義為準,但該含義未能為表意人所預料係屬合理者除外。

    二、如受意人明知表意人之真正意思,則表意人所作之意思表示應以該真正意思為準。

    第二百二十九條

    (存疑之情況)

    如對意思表示之含義存疑,則在無償法律行為上以對處分人而言負擔較輕之含義為準,而在有償法律行為上則以能達至較均衡之給付之含義為準。

    第二百三十條

    (要式法律行為)

    一、對於要式法律行為內之意思表示,其含義僅以與有關文件內容有最起碼對應者為限,即使該對應之表達不盡完善亦然。

    二、然而,如與有關文件內容無最起碼對應之含義係符合各當事人之真正意思,且視該含義有效並不抵觸規定該法律行為應遵方式之理由,則得以該含義作準。

    第二百三十一條

    (填補)

    一、如無候補規定,且當事人並未就法律行為意思表示之漏洞訂立填補程序,則應按各當事人如事先知悉在意思表示中之有關缺項即會具有之意思而予以填補,又或按照善意原則應採用另一解決方法時,按該等原則填補之。

    二、在例外情況下,得按各當事人如事先知悉在意思表示中之有關缺項即會具有之意思作出填補,而不按候補規定作出填補,但此種解決方法須為按照善意原則應採用之解決方法。

    第五分節

    意思之欠缺及瑕疵

    第二百三十二條

    (虛偽)

    一、如因表意人與受意人意圖欺騙第三人之協議而使法律行為之意思表示與表意人之真正意思不一致,則該法律行為係虛偽行為。

    二、虛偽行為無效。

    第二百三十三條

    (相對虛偽)

    一、如在虛偽行為中隱藏其當事人欲實現之另一法律行為,則對後者適用假設在無該隱藏下成立該法律行為時應適用之法律制度,而隱藏行為之有效並不受虛偽行為之無效所影響。

    二、然而,如隱藏之法律行為屬要式行為,則僅在符合法律所要求之方式時,該隱藏行為方為有效。

    三、虛偽行為已符合法律就隱藏行為所要求之方式者,視為足以產生上款規定之效力,但以該有效並不抵觸規定該隱藏行為應遵方式之理由為限。

    第二百三十四條

    (對虛偽行為提出主張之正當性)

    一、在不影響第二百七十九條規定之適用下,虛偽人相互間得主張虛偽行為之無效,即使該虛偽行為具有欺詐性質亦然。

    二、特留份繼承人如欲在被繼承人仍在生時,就被繼承人意圖損害其利益而作出之虛偽行為採取行動,亦得主張該無效。

    第二百三十五條

    (不得以虛偽行為對抗善意第三人)

    一、對於自表見權利人取得權利之善意第三人,且其權利係與曾為虛偽行為標的之財產有關者,不得以虛偽所引致之無效對抗之。

    二、善意係指於設定有關權利時不知存有虛偽情況。

    三、如就針對虛偽行為之訴訟已作出登記,則對在登記後方取得權利之第三人必視為惡意第三人。

    第二百三十六條

    (債權人之相互關係)

    一、如表見權利人之債權人出於善意而就虛偽行為之標的財產作出執行行為或類似行為,則虛偽人不得以虛偽行為所產生之無效對抗該等債權人。

    二、就提出虛偽行為之主張方面,虛偽轉讓人之債權人之地位優於虛偽取得人之一般債權人,只要前者之債權先於虛偽行為,且後者並未因出於善意而作出執行行為或類似行為者。

    第二百三十七條

    (真意保留)

    一、意圖欺騙受意人而作出違背真意之意思表示,即為真意保留。

    二、真意保留不影響意思表示之有效,但為受意人知悉者除外;在此情況下,真意保留具有虛偽行為所產生之效果。

    第二百三十八條

    (非認真之表示)

    一、作出非認真之表示,並預期不致為他人誤解為認真者,該表示不生任何效力。

    二、然而,如該表示作出時之具體情況使受意人有理由視其為認真之意思表示,則受意人有權就所受之損失收取賠償。

    第二百三十九條

    (無行為意思,無意識之意思表示及人身脅迫)

    一、表意人在下列任一情況下所作之意思表示不生任何效力:

    a) 無任何行為意思;

    b) 在無過錯下作出無意識之法律行為意思表示;

    c) 受無法反抗之人身或精神脅迫,以致作出不符合本人任何意思之意思表示。

    二、為着上款b項規定之效力,如可合理推斷,在有關法律交易中,倘表意人作出應有之注意將明白其正在作出之意思表示係具有法律行為之意義,則視該意思表示之欠缺意識係因表意人之過錯而造成。

    三、如行為意思之欠缺係因表意人之過錯而造成,則表意人須按照第二百一十九條第一款之規定向受意人作出損害賠償。

    第二百四十條

    (因瑕疵意思表示而生之錯誤)

    一、法律行為之意思表示得因表意人之重要錯誤而撤銷,只要該錯誤為受意人可認知之錯誤、或係因其所提供之資訊而產生。

    二、同時符合下列條件之錯誤為重要錯誤:

    a) 錯誤係涉及對錯誤表意人之意思起決定性作用之動機,以致錯誤人如知悉真相,即不會作出有關法律行為,或僅在實質性不同之條件下方作出此行為;

    b) 一般人處於錯誤表意人之位置時,如知悉真相,即不會作出有關法律行為,或僅在實質性不同之條件下方作出此行為。

    三、具有一般注意力之人處於受意人之位置,按照有關法律行為之內容及具體情況,以及當事人所處之狀況,可察覺有關錯誤者,此錯誤視為可認知之錯誤。

    四、然而,如表意人已接受有關錯誤出現之風險,或按照有關具體情況表意人應承擔此風險,又或該錯誤係因表意人之重大過錯而造成,則有關法律行為不得宣告為無效或撤銷。

    第二百四十一條

    (非屬客觀上重要之錯誤)

    即使有關錯誤並未符合上條第二款b項所指之條件,在下列任一情況下,仍可作為撤銷法律行為之理由:

    a) 當事人協議承認有關動機之重要性;

    b) 在符合上條所指之其他條件下,受意人明知或不應忽略有關錯誤所涉及之要素對表意人之重要性。

    第二百四十二條

    (法律行為變為有效)

    如受意人接受表意人在無陷入錯誤之情況下所欲作出之法律行為,則不得以意思表示之錯誤為依據撤銷有關行為。

    第二百四十三條

    (表示或其傳達上之錯誤)

    如因表示或其傳達上之錯誤,以致所表示或傳達之意思並不符合表意人之真正意思,則第二百四十條至第二百四十二條之規定,經作出必要配合後,亦適用之。

    第二百四十四條

    (誤算或誤寫)

    從意思表示之內容或其作出時之具體情況所顯示之單純誤算或誤寫,僅導致產生更正該意思表示之權利。

    第二百四十五條

    (涉及法律行為基礎之錯誤)

    如錯誤涉及構成法律行為基礎之情事,則可按照經作出必要配合之第四百三十一條之規定撤銷或變更有關法律行為。

    第二百四十六條

    (欺詐)

    一、意圖或明知會使表意人陷於錯誤或繼續陷於錯誤,而作出任何提議或使用任何手段者,視為欺詐;受意人或第三人隱瞞表意人之錯誤,亦視為欺詐。

    二、按照在法律交易上之一般觀念視為正當之慣用提議或手段,只要不違反善意原則,即不構成可產生法律後果之欺詐;如按照法律、有關法律行為中之訂定或上述觀念,並無義務向表意人說明情況,則隱瞞錯誤亦不構成可產生法律後果之欺詐。

    第二百四十七條

    (欺詐之效果)

    一、表意人之意思係受欺詐而產生者,表意人得撤銷其意思表示;此可撤銷性並不因屬雙方欺詐而排除。

    二、如欺詐來自第三人,則表意人之意思表示僅在受意人明知該欺詐或應知悉該欺詐之情況下,方得撤銷;然而,如某人因該意思表示而直接取得某項權利,且該取得人為作出該欺詐、明知該欺詐或應知悉該欺詐之人,則對於該取得人上述之意思表示得予撤銷。

    第二百四十八條

    (精神脅迫)

    一、如表意人受到旨在獲得其意思表示之不法威脅,因恐懼受到該威脅所指之惡害而作出法律行為意思表示,則該意思視為在精神脅迫下作出。

    二、威脅得針對表意人或第三人之人身、名譽或財產。

    三、出於正常行使權利之威脅及純粹敬畏,均不構成脅迫。

    第二百四十九條

    (脅迫之效果)

    因脅迫而作出之法律行為意思表示得予以撤銷,即使脅迫係來自第三人亦然,但在此情況下,威脅所指之惡害須為嚴重,且恐懼惡害之發生須為合理。

    第二百五十條

    (偶然之無能力)

    一、在作出意思表示時,因任何原因而偶然喪失理解該意思表示含義之能力或不能自由表達意思之人,其所作之法律行為意思表示,得予以撤銷,但上述事實須為明顯或已為受意人所知。

    二、一人於一般注意之情況下可察覺之事實為明顯之事實。

    第六分節

    代理

    第一目

    一般原則

    第二百五十一條

    (代理之效力)

    代理人按其被賦予之權限以被代理人之名義所作之法律行為,在被代理人之權利義務範圍內產生效力。

    第二百五十二條

    (意思之欠缺或瑕疵以及重要之主觀狀況)

    一、就導致意思表示之無效或得予以撤銷而言,關於意思之欠缺或瑕疵,以及對可影響法律行為效力之事實之知情或不知情,應根據代理人本人之情況予以決定;但涉及取決於被代理人意思之要素者除外。

    二、惡意之被代理人不因代理人之善意而得益。

    第二百五十三條

    (代理人權力之證明)

    一、如一人以他人名義向第三人作意思表示,則第三人得要求該代理人於合理期間內證明其所具有之權力,否則該意思表示不產生效力。

    二、如有關之代理權載於文書內,則上述之第三人得要求一份載有該代理人簽名之有關文書副本。

    第二百五十四條

    (雙方代理)

    一、對於代理人作出之雙方代理行為可予撤銷,不論在有關行為中該代理人之另一身分為其本人或為第三人之代理人,但被代理人曾就該行為之訂立特別給予同意,又或基於該行為之性質而排除出現利益衝突之可能性者除外。

    二、為着上款規定之效力,由具有復代理權之人所作之法律行為,視為由代理人作出。

    第二目

    意定代理

    第二百五十五條

    (授權)

    一、授權係指一人自願將代理權授予他人之行為。

    二、授權之方式須為就受權人應作之法律行為所要求之方式,但法律另有規定者除外。

    三、需公證員參與作成之授權書應按有關法例所定之方式作成。

    第二百五十六條

    (受權人之能力)

    受權人僅須具有其應作之法律行為之性質所要求之理解力及意欲能力。

    第二百五十七條

    (受權人之替代)

    一、僅在被代理人容許受權人可由他人替代之情況下,又或按照授權之內容或導致授權之法律關係,受權人具有由他人替代自己之權能時,受權人方得由他人替代。

    二、上述之替代並不導致排除原受權人,但另有意思表示者除外。

    三、替代經許可後,受權人僅在其選擇替代人或對替代人作出指示方面有過錯時,方對被代理人負責。

    四、受權人得透過輔助人執行授權,但按有關法律行為或應作出行為之性質排除此可能者除外。

    第二百五十八條

    (授權之終止)

    一、受權人放棄獲授予之代理權,或作為授權依據之法律關係終止時,授權即告終止,但在後一情況下,被代理人另有意思者除外。

    二、被代理人可自由將授權廢止,即使曾有相反之協議或放棄廢止權者亦然。

    三、然而,授權亦係為着受權人或第三人之利益而作出時,則在未經上述利害關係人同意前,不得廢止授權,但有合理理由者除外。

    四、對於如何知悉授權是否為受權人或第三人之利益而作出,須以客觀標準予以判斷;然而,如當事人在有關授權中表示係為受權人或第三人之利益而作出授權,則構成具有此種意義之推定,雖然此推定透過單純反證即可推翻。

    第二百五十九條

    (第三人之保護)

    一、授權之變更及廢止,均應透過適當方法知會第三人,否則不能以之對抗第三人,但顯示第三人於有關法律行為作出時已知情者除外。

    二、不得以其他導致授權終止之原因,對抗在無過錯下對該等原因不知情之第三人。

    第二百六十條

    (代理文件之返還)

    一、授權失效後,代理人應立即將載有其權力之文件返還。

    二、代理人對上述文件無留置權。

    第二百六十一條

    (無權代理)

    一、無代理權之人以他人名義訂立之法律行為,如未經該人追認,不對該人產生效力。

    二、然而,如基於考慮有關具體情況而斷定在客觀上存在應予考慮之理由,以致善意第三人信任該無代理權之人具有作出上述法律行為之正當性,且被代理人曾有意識促使此第三人對該無代理權之人產生信任,則由該無代理權之人作出之法律行為,不論是否經被代理人追認,均對被代理人產生效力。

    三、追認須以就授權所要求之方式作出,且具有追溯效力,但不影響第三人之權利。

    四、如追認未在他方當事人所定之追認期間內作出,視為拒絕追認。

    五、在法律行為未被追認期間,他方當事人得廢止或不承認該行為,但在法律行為成立時明知代理人無代理權者除外。

    第二百六十二條

    (濫用代理)

    上條之規定適用於代理人濫用其權力之情況,但以他方當事人明知或應知悉該濫用代理為限。

    第七分節

    條件及期限

    第二百六十三條

    (條件之概念)

    各當事人得以將來及不確定之事件之發生,決定法律行為效力之發生或解除;第一種情形之條件為停止條件,第二種情形之條件為解除條件。

    第二百六十四條

    (不法或不能之條件)

    一、附違反法律、公共秩序或侵犯善良風俗之條件之法律行為無效。

    二、受在事實或法律上為不能之停止條件約束之法律行為亦無效;如屬解除條件,則視其未有訂定。

    第二百六十五條

    (條件成否未定期間)

    附停止條件承擔債務或轉讓權利之人,或附解除條件取得權利之人,在條件成否未定期間應按善意原則行事,以免損害他方權利之完整。

    第二百六十六條

    (條件成否未定期間之保全行為)

    權利取得人可在停止條件之成否未定期間作出保全行為,而附解除條件之債務人或出讓人,亦得在解除條件之成否未定期間作出保全行為。

    第二百六十七條

    (條件成否未定期間之處分行為)

    一、在條件成否未定期間,對構成附條件法律行為標的之財產或權利所作之處分行為,受該法律行為本身生效或不生效所約束,但另有訂定者除外。

    二、如須返還被轉讓物,則第一千一百九十四條及續後各條之規定直接或類推適用於善意占有人。

    第二百六十八條

    (條件之成就或不成就)

    一、肯定一條件不能成就時,視該條件不成就。

    二、因條件成就而受不利之人,如在違反善意規則下阻礙條件成就,則視條件已成就;因條件成就而受利益之人,如在違反善意規則下促使條件成就,則視條件不成就。

    第二百六十九條

    (條件之追溯效力)

    條件成就之效力追溯至成立法律行為之日,但因雙方當事人之意思或行為之性質而使條件之效力須在另一時間發生者,不在此限。

    第二百七十條

    (無追溯效力)

    一、持續或定期執行之合同如附有解除條件,則適用第四百二十八條第二款之規定。

    二、在條件成否未定期間,由具有行使一般管理權的一方當事人作出之一般管理行為,其有效性不受條件成就與否所影響。

    三、對於上款所指當事人取得孳息之情況,適用有關善意占有人取得孳息之規定。

    第二百七十一條

    (期限)

    如訂定某時刻為法律行為效力之開始或終止,則對該訂定適用經作出必要配合之第二百六十五條及第二百六十六條之規定。

    第二百七十二條

    (期限之計算)

    確定期限時,遇有疑問,適用下列規則:

    a) 期限以月初、月中或月底訂定時,應分別理解為該月之第一日、第十五日或最後一日;期限定在年初、年中或年底時,應分別理解為該年之第一日、六月三十日或十二月三十一日;

    b) 在計算期間時,對用以起算期間之事實之發生日不予計算,而期間於其末日之二十四時終止,以時定期間者,對有關事實發生之小時不予計算,而期間於最後之小時之六十分鐘終止;

    c) 如由某期日開始以星期、月或年定期間,則期間於最後之星期、月或年中與起算日對應之日之二十四時終止;但於最後之月內無對應之日者,期間於該月之末日終止;

    d) 以二十四小時或四十八小時指出之期間,分別視為一日或兩日之期間;

    e) 於星期日或假日終止之期間,延至續後首個工作日終止;如受期間約束之行為須在法院為之,則司法假期及法院辦事處不辦公之日等同星期日及假日。

    第二節

    法律行為之標的及暴利行為

    第二百七十三條

    (法律行為標的之要件)

    一、法律行為之標的,如在事實或法律上為不能、違反法律或不確定,則法律行為無效。

    二、違反公共秩序或侵犯善良風俗之法律行為無效。

    第二百七十四條

    (違反法律或公共秩序之目的或侵犯善良風俗之目的)

    如法律行為單純在目的上違反法律或公共秩序,又或侵犯善良風俗,則僅雙方當事人之目的相同時,該法律行為方為無效。

    第二百七十五條

    (暴利行為)

    一、有意識地利用他人之困厄狀況、無技能、無經驗、輕率、依賴關係、精神狀態或性格軟弱,而使其承諾給予自己或第三人利益、或使其給予自己或第三人利益,且根據具體情況,上述利益係過分或不合理者,有關法律行為得以暴利為理由予以撤銷。

    二、保留第五百五十三條及一千零七十三條所定之特別制度。

    第二百七十六條

    (暴利行為之變更)

    一、受害人得聲請按衡平原則之判斷變更暴利行為,而不請求撤銷該行為。

    二、撤銷經聲請後,他方當事人可就該聲請提出異議,並表示按上款之規定接納該法律行為之變更。

    第二百七十七條

    (犯罪性暴利)

    暴利行為構成犯罪時,行使撤銷或變更權利之期間,不在該犯罪之追訴時效期間內終止;如刑事責任之消滅非由時效引致、或該刑事案件之判決已成為確定,則行使撤銷或變更權利之期間應由刑事責任消滅之日或判決成為確定之日起算,但按照第二百八十條第一款之規定應在較後時間起算者除外。

    第三節

    法律行為之無效及可撤銷

    第二百七十八條

    (一般規定)

    無特別制度時,下列各條之規定適用於法律行為之無效及可撤銷之情況。

    第二百七十九條

    (無效)

    無效得隨時由任何利害關係人主張,亦得由法院依職權宣告。

    第二百八十條

    (可撤銷)

    一、具有正當性提出撤銷之人,僅為法律係為其利益而作出可將行為撤銷之規定之人,且僅可在作為撤銷依據之瑕疵終止後一年內提出撤銷。

    二、然而,法律行為仍未履行時,得透過訴訟或抗辯途徑提出撤銷,而不受期間之約束。

    第二百八十一條

    (確認)

    一、行為之可撤銷,得透過確認予以補正。

    二、確認權屬擁有撤銷權之人所有;確認須在作為撤銷依據之瑕疵終止後作出,且確認人已獲悉該瑕疵及獲悉其本人有撤銷權,確認方產生效力。

    三、確認得以明示或默示為之,且不取決於任何特別方式。

    四、確認具有追溯效力,即使對第三人亦然。

    第二百八十二條

    (宣告無效及撤銷之效果)

    一、宣告法律行為無效及撤銷法律行為均具追溯效力,應將已受領之一切給付返還,不能將之返還時,則作等價返還。

    二、一方當事人已將應返還之物無償轉讓,而不能要求或實際上不能使取得人將之返還,亦不能使出讓人返還該物之價值時,則取得人替代該出讓人承擔有關義務,但僅以其所取得之利益為限。

    三、第一千一百九十四條及續後各條之規定,得直接或類推適用於以上各款所規定之情況。

    第二百八十三條

    (返還之時刻)

    各當事人應同時履行因法律行為之無效或撤銷而生之相互返還義務,而關於合同不履行之抗辯規定中可適用之部分,得延伸適用至上述情況。

    第二百八十四條

    (無效及撤銷之不可對抗)

    一、對涉及不動產或須登記之動產之法律行為宣告無效或撤銷,不影響善意第三人以有償方式所取得之涉及該等財產之權利,但第三人之取得登記須先於無效或撤銷之訴之登記,又或先於當事人就法律行為非有效所達成之協議。

    二、在符合上款之要求下,如第三人之權利係從按照有關登記所載具有處分正當性之人取得,則僅在無效或撤銷之訴並未於該非有效之行為完成後一年內提起及登記時,第三人所取得之權利方獲承認。

    三、如在第三人取得權利之日並無任何涉及有關財產之登記作出,則僅在無效或撤銷之訴並未於該非有效之行為完成後三年內提起及登記時,第三人所取得之權利方獲承認。

    四、如第三人在取得權利時,在無過錯下不知悉該無效或可撤銷之法律行為所具有之瑕疵,則視為善意第三人。

    第二百八十五條

    (減縮)

    法律行為之部分無效或部分撤銷不引致整個法律行為非有效,但顯示除去有瑕疵部分後該法律行為即不成立者除外。

    第二百八十六條

    (轉換)

    無效或已撤銷之法律行為,如具備另一不同類或不同內容之法律行為之實質及方式要件,得轉換為該行為,但僅以按各當事人所謀求之目的,可假設當事人如預知有關法律行為非有效,即願作出該另一法律行為之情況為限。

    第二百八十七條

    (違法訂立之法律行為)

    違反強行性之法律規定而訂立之法律行為無效,但法律另有規定者除外。

    第二章

    法律上之行為

    第二百八十八條

    (適用規定)

    在應作類似處理之情況下,前章之規定適用於非屬法律行為之法律上行為。

    第三章

    時間及其在法律關係上之效力

    第一節

    一般規定

    第二百八十九條

    (期間之計算)

    第二百七十二條所載之規則適用於法律、法院或任何當局所定之期間及期限,但另有特別規定者除外。

    第二百九十條

    (期間之更改)

    一、不論為着何種目的而定出短於前法所定期間之法律,亦適用於正在進行之期間,但該期間僅以新法開始生效之日起算;然而,尚餘較短時間即屆滿舊法所定期間者,不適用新法。

    二、定出較長期間之法律亦適用於正在進行之期間,但須將後者自開始進行後已經過之整段時間計算在內。

    三、以上各款之規定,在可適用之情況下,延伸適用至法院或任何當局所定之期間。

    第二百九十一條

    (時效、失效及權利之不行使)

    一、凡非為不可處分之權利或法律並無表明免受時效約束之權利,均因其不在法律所定之時間內行使而受時效約束。

    二、對於按照法律或各當事人之意思而應在一定期間內行使之權利,適用失效之規則,但法律明確指出適用時效規則者除外。

    三、所有權、用益權、使用權、居住權、地上權及地役權均不受時效約束,但在法律特別規定之情況下該等權利得因不行使而消滅;在後一情況下,適用失效之規則,但另有規定者除外。

    第二百九十二條

    (定性之變更)

    一、如一法律將前法所視之時效期間視為除斥期間,或將前法所視之除斥期間視為時效期間,則該新作之定性亦適用於正進行之期間。

    二、然而,在上述第一種情況下,如在舊法生效期間,時效已中止或中斷,則新法之適用對該中止或中斷不構成影響;在上述第二種情況下,有關期間則按時效之一般規定而成為可中止或中斷之期間。

    第二節

    時效

    第一分節

    一般規定

    第二百九十三條

    (時效制度之不可違背)

    法律行為旨在變更法定時效期間者屬無效;法律行為旨在以其他方式促使或阻礙導致時效產生效力之條件成就者,亦屬無效。

    第二百九十四條

    (時效之受益人)

    所有可因時效而受益之人,包括無行為能力人,均為時效之受益人。

    第二百九十五條

    (時效之放棄)

    一、時效之放棄,僅在時效期間屆滿後作出,方予容許。

    二、放棄得以默示為之,且無須受益人之接受。

    三、具有正當性放棄時效之人,僅為對時效所生利益可予處分之人。

    第二百九十六條

    (時效之主張)

    一、法院不得依職權代為主張時效;時效必須由其受益人或受益人之代理人透過司法或非司法途徑主張後,方生效力。

    二、如屬無行為能力人,則時效亦可由檢察院主張。

    第二百九十七條

    (時效之效果)

    一、時效完成後,受益人可拒絕履行給付,或以任何方式對抗他人行使時效已完成之權利。

    二、主債權時效之完成,導致收取利息權及其他從屬權利之時效亦告完成。

    三、然而,對時效已完成之債自願作出給付以履行債務之人,不得請求返還該給付,即使在不知時效已完成之情況下亦然;對以任何方式滿足或承認時效已完成之權利或為其提供擔保,亦適用該制度。

    四、如屬保留所有權直至收取價金時為止之出賣,且價金債權之時效已完成,則出賣人在未收取價金前,仍得請求返還有關之物,而不受時效所影響。

    第二百九十八條

    (第三人主張時效)

    一、時效得由債權人及對時效完成之宣告有正當利益之第三人主張,即使債務人已放棄時效亦然。

    二、然而,如債務人已放棄時效,則債權人僅在符合債權人爭議權之要件下方得主張時效。

    三、如被起訴之債務人未主張時效而被判給付,則該已確定之裁判並不影響債務人之債權人所獲承認之上述權利。

    第二百九十九條

    (時效之開始進行)

    一、時效期間自權利得以行使時開始進行;然而,如時效之受益人僅在催告後經過一段時間方須履行義務,則時效期間於該段時間經過後方起算。

    二、附停止條件或始期之權利,其時效僅在條件成就或期限屆至後方開始進行。

    三、如訂定債務人在能夠履行債務時方履行,或由債務人任意確定何時履行債務,則時效僅在債務人死亡後方開始進行,如債務人為法人,則僅在其消滅後方開始進行。

    四、如屬未清算之債務,則時效自債權人得促成清算時開始進行;促成清算後,債務淨額之時效在經協議或經確定判決定出淨額時起開始進行。

    第三百條

    (定期給付)

    一、如屬永久或終身定期金,或其他類似之定期給付,債權人整體權利之時效自其對第一個未作出之給付得予請求時開始進行。

    二、在整體權利之時效完成後,各期給付之時效亦視為完成,即使就個別或某些給付而言,有關時效仍未完成者亦然。

    < ] ^ ] > ]


    ^ ] 民法典 - 目錄 ] 民法典 - 條文目錄 ] 法令第39/99/M號 ] 民法典 - 第001至100條 ] 民法典 - 第101至200條 ] [ 民法典 - 第201至300條 ] 民法典 - 第301至400條 ] 民法典 - 第401至500條 ] 民法典 - 第501至600條 ] 民法典 - 第601至700條 ] 民法典 - 第701至800條 ] 民法典 - 第801至900條 ] 民法典 - 第901至1000條 ] 民法典 - 第1001至1100條 ] 民法典 - 第1101至1200條 ] 民法典 - 第1201至1300條 ] 民法典 - 第1301至1400條 ] 民法典 - 第1401至1500條 ] 民法典 - 第1501至1600條 ] 民法典 - 第1601至1700條 ] 民法典 - 第1701至1800條 ] 民法典 - 第1801至1900條 ] 民法典 - 第1901至2000條 ] 民法典 - 第2001至2100條 ] 民法典 - 第2101至2161條 ] 民法典 - 辭彙索引 ]


    [ 上一頁 ][ 葡文版本 ]


       

     [ ^ ]  

        

    請查閱:

    Guia de Procedimentos para Requerimento da Autorizacao de Residencia e de Renovacao da Autorizacao de Residencia
    [葡文]


    請使用 Adobe Reader 7.0或以上閱讀PDF版本檔案。
    Get Adobe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