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澳門保安部隊高等學校通訊期刊

 The newsletter of the IBL master program, Faculty of Law, University of Macau

 刑偵與法制

 澳門刑事訴訟法典註釋與評述

 澳門刑事訴訟法典註釋與評述

 基本法遊戲冊

 澳門特別行政區中級法院裁判匯編

 澳門特別行政區檢討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律制度諮詢文件

 澳門特別行政區檢討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律制度諮詢文件

   

 [ ^ ]  

    

[ 上一頁 ][ 葡文版本 ]

法規:

《民法典》第101至200條

公報編號:

31/1999

刊登日期:

1999.8.3

版數:

1794

  • 《民法典》第101至200條

葡文版本

相關類別 :
  • 法院 -

  • 《民法典》第101至200條

    ^ ] 民法典 - 目錄 ] 民法典 - 條文目錄 ] 法令第39/99/M號 ] 民法典 - 第001至100條 ] [ 民法典 - 第101至200條 ] 民法典 - 第201至300條 ] 民法典 - 第301至400條 ] 民法典 - 第401至500條 ] 民法典 - 第501至600條 ] 民法典 - 第601至700條 ] 民法典 - 第701至800條 ] 民法典 - 第801至900條 ] 民法典 - 第901至1000條 ] 民法典 - 第1001至1100條 ] 民法典 - 第1101至1200條 ] 民法典 - 第1201至1300條 ] 民法典 - 第1301至1400條 ] 民法典 - 第1401至1500條 ] 民法典 - 第1501至1600條 ] 民法典 - 第1601至1700條 ] 民法典 - 第1701至1800條 ] 民法典 - 第1801至1900條 ] 民法典 - 第1901至2000條 ] 民法典 - 第2001至2100條 ] 民法典 - 第2101至2161條 ] 民法典 - 辭彙索引 ]


    第一百零一條

    (效果)

    推定死亡之宣告,產生與死亡相同之效果,但不解銷婚姻亦不消滅其他親屬關係;而上述後部分之規定並不影響下條規定之適用,以及不影響要求進行財產清冊程序及分割財產之權利。

    第一百零二條

    (失蹤人配偶之再婚及失蹤人子女之收養)

    一、失蹤人之配偶得再婚;如失蹤人返回或證實失蹤人在其配偶再婚時仍生存,則先前之婚姻視為於作出推定死亡宣告之日以離婚方式解銷。

    二、失蹤人之子女得被收養;如失蹤人返回或證實失蹤人在其子女被收養時仍生存,則先前之親子關係視為於作出推定死亡宣告之日消滅。

    三、如出現上款第二部分所指之情況,且存有應予考慮之原因,法官得應被收養人或失蹤人之聲請,作出維持先前親子關係及消滅現有親子關係之裁判;有關訴訟應在失蹤人返回後或被收養人知悉失蹤人返回後一年內提起。

    第一百零三條

    (債之可請求性)

    一、債因失蹤人死亡而消滅者,失蹤人死亡時,債之可請求性亦視為已消滅。

    二、然而,在不影響有關時效規則之適用下,如失蹤人返回或有其仍生存及現居處之消息,則自返回之日或有該等消息之日起到期之債可重新被請求;對於先前已到期之債亦可被請求,但僅以交還予失蹤人之財產可承擔者為限。

    第一百零四條

    (遺囑之啟封)

    作出推定死亡之宣告後,法院須要求提供公證遺囑證明,並下令開啟倘有之密封遺囑,以作為財產分割之根據。

    第一百零五條

    (向受遺贈人及其他利害關係人交付財產)

    推定死亡之宣告一經作出,不論有否進行財產分割,受遺贈人及因失蹤人死亡而對特定財產擁有權利之人,均得提出向其交付有關財產之聲請。

    第一百零六條

    (向繼承人交付財產)

    一、僅在分割財產後,方得將財產交予在失蹤人最後音訊日為其繼承人之人,或交予在其後死亡之繼承人本人之繼承人。

    二、在財產仍未交付期間,應由按照第一千九百一十八條及續後各條規定指定之待分割財產管理人管理財產。

    第一百零七條

    (財產受益人)

    已受領失蹤人財產之繼承人,以及已受領失蹤人財產之其他因失蹤人死亡而受益之人,均視為該等財產之確定權利人。

    第一百零八條

    (死亡日期之差異)

    一、如證明失蹤人死亡之日與宣告推定死亡之判決所定之日有差異,則在失蹤人死亡之日應成為繼受人之人有權取得遺產;上述規定不影響有關取得時效規則之適用。

    二、新指定之繼受人相對於先前之繼受人而言,僅享有下條賦予失蹤人之權利。

    第一百零九條

    (失蹤人之返回)

    一、如失蹤人返回或有失蹤人之音訊,則須將其財產按當時狀況歸還失蹤人,其中包括轉讓其財產所得之價金或以其財產直接換取之財產,亦包括以轉讓失蹤人財產所得之價金而取得之財產。

    二、如繼受人屬惡意,失蹤人有權就所受之損失獲得賠償。

    三、上款所指之惡意係指明知失蹤人於推定死亡之日仍生存者。

    第一百一十條

    (在失蹤人失蹤後出現之權利)

    一、如在失蹤人下落不明及杳無音訊後出現某些屬於失蹤人之權利,且該等權利取決於失蹤人之生存,則在宣告其推定死亡後,該等權利即歸予自失蹤人最後音訊日終了後,如失蹤人死亡將有權取得有關權利之人。

    二、然而,上款之規定不排除在保佐狀況維持期間,上款所指之權利受上節所規定之失蹤人保佐制度約束。

    第六節

    無行為能力

    第一分節

    未成年人之法律地位

    第一百一十一條

    (未成年人)

    未滿十八歲者為未成年人。

    第一百一十二條

    (未成年人之無行為能力)

    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但另有規定者除外。

    第一百一十三條

    (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之彌補)

    一、未成年人之無行為能力,根據相關條文規定,以親權彌補;不能以親權彌補時,則以監護權彌補。

    二、在某些情況下,未成年人之無行為能力,亦得根據相關條文規定透過財產管理制度彌補,以作為親權或監護權之補充。

    第一百一十四條

    (未成年人行為之可撤銷性)

    一、未成年人訂立之法律行為得由下列之人聲請撤銷,但不妨礙第二百八十條第二款規定之適用:

    a) 視乎情況,由行使親權之人、監護人或財產管理人聲請,且有關訴訟必須在聲請人獲悉該受爭議之行為時起一年內提起,但不得在未成年人成年或親權解除後提起;然而,第一百一十九條所指之情況除外;

    b) 由未成年人本人於成年或親權解除時起一年內聲請;

    c) 由未成年人之任何繼承人自未成年人死亡時起一年內聲請,但僅以死亡時上項所指期間仍未屆滿為限。

    二、上述可撤銷之行為,可透過未成年人在成年或親權解除後作出確認而獲補正;如屬可由行使親權之人、監護人或財產管理人以未成年代理人身分自由訂立之行為,則可透過該等人作出確認而獲補正;屬法定代理人須獲法院許可後方可作出之行為時,有關代理人得請求法院作出確認,而法院則須考慮未成年人之利益以決定是否確認。

    第一百一十五條

    (未成年人之欺詐)

    對於未成年人為使他方當事人認為其已成年或親權已解除而使用欺詐手段作出之行為,如該當事人有合理理由相信未成年人具有行為能力,則該行為不可撤銷;但未成年人僅聲稱已成年或親權已解除並不足以構成上述之合理理由。

    第一百一十六條

    (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之例外情況)

    一、除法律規定之其他行為外,下列行為亦例外有效:

    a) 十六歲以上之未成年人對因其工作而取得之財產所作之管理或處分行為;

    b) 未成年人在日常生活中所作之屬其自然能力所及,且僅涉及小額支出或財產處分之法律行為;

    c) 未成年人所作、與其獲法定代理人許可從事之職業、工藝或工作有關之法律行為,或在從事該職業、工藝或工作時所作之法律行為。

    二、對於因與未成年人之職業、工藝或工作有關之行為而生之責任,以及因在從事該職業、工藝或工作時所作之行為而生之責任,僅以未成年人可自由處分之財產承擔。

    第一百一十七條

    (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之終止)

    未成年人之無行為能力於其成年或親權解除時終止,但法律另有限制者除外。

    第二分節

    成年及解除親權

    第一百一十八條

    (成年之效果)

    年滿十八歲者取得完全行為能力,從而具備處理其人身事務及處分其財產之資格。

    第一百一十九條

    (禁治產或準禁治產之訴之待決)

    一、然而,如針對未成年人之禁治產或準禁治產之訴於未成年人成年時仍處待決狀態,則親權或監護權仍須維持,直至有關判決成為確定時為止。

    二、未成年人在成年後、直至導致禁治產或準禁治產訴訟結束之判決成為確定時之期間內作出之行為,受第一百三十二條所定之制度約束。

    第一百二十條

    (解除親權)

    未成年人結婚,親權即予解除。

    第一百二十一條

    (解除親權之效果)

    解除親權賦予未成年人完全行為能力,從而有資格如成年人般處理其人身事務及自由處分其財產,但屬第一千五百二十一條所規定者除外。

    第三分節

    禁治產

    第一百二十二條

    (受禁治產約束之人)

    一、因精神失常、聾啞或失明而顯示無能力處理本人人身及財產事務之人,得被宣告為禁治產人。

    二、禁治產制度適用於成年人或親權已解除之人;然而,對於親權未解除之未成年人,為着禁治產之效果可自未成年人成年之日起產生,得在其成年前一年內請求並宣告禁治產。

    第一百二十三條

    (禁治產人之能力及禁治產之制度)

    禁治產人等同未成年人,關於因未成年而無行為能力之規定,以及訂定親權之彌補方法之規定,經作出必要配合後,適用於禁治產人,但不妨礙以下各條規定之適用。

    第一百二十四條

    (正當性)

    一、禁治產之聲請,得由待禁治產人之配偶或與其有事實婚關係之人提起,或由待禁治產人之監護人、保佐人或任何可繼承其財產之血親提起,又或由檢察院提起。

    二、待禁治產人受親權約束時,具有正當性提出禁治產聲請之人僅為行使親權之父母及檢察院。

    第一百二十五條

    (臨時措施)

    一、如遲延作出某些行為會導致待禁治產人有所損失,則可在有關禁治產程序中之任何時刻指定一名臨時監護人,以便其在法院許可下,以待禁治產人之名義作出該等行為。

    二、如就待禁治產人之人身及財產事務有採取措施之緊急需要,亦得宣告臨時禁治產。

    第一百二十六條

    (負責監護之人)

    一、下列之人依次獲賦予監護權:

    a) 禁治產人之配偶,但因禁治產人配偶之過錯而出現事實分居,又或禁治產人之配偶因其他原因而在法律上無行為能力者除外;

    b) 由父母或行使親權之父親或母親以遺囑、公文書或經認證之文書指定之人;

    c) 禁治產人之父母;

    d) 由法院按照禁治產人之利益而指定禁治產人之任一成年子女;

    e) 與禁治產人有事實婚關係之人。

    二、如不能或因有應予考慮之理由而不應按上款之規定賦予監護權,則由法院在聽取親屬會議意見後,指定監護人。

    第一百二十七條

    (親權之行使)

    父母或其中一人擔任監護職務時,須按親權一節中第一千七百三十三條及續後各條之規定行使親權。

    第一百二十八條

    (監護人之特別義務)

    監護人應特別照顧禁治產人之健康, 並得為此目的而轉讓禁治產人之財產,如有必要先取得法院許可,則在取得許可後方作出轉讓。

    第一百二十九條

    (監護之推辭及監護人之免職)

    一、禁治產人之配偶,以及禁治產人之直系血親尊親屬或直系血親卑親屬,不得推辭其監護職務,亦不得被免職,但第一百二十六條之規定已被違反者除外。

    二、然而,如禁治產人另有其他直系血親卑親屬適合擔任該職務,則應原擔任監護職務之直系血親卑親屬之請求得在滿五年後將其免職。

    第一百三十條

    (禁治產之公開)

    經作出必要配合之第一千七百七十六條及第一千七百七十七條之規定,適用於確定禁治產之判決。

    第一百三十一條

    (判決登記後禁治產人作出之行為)

    禁治產人在確定禁治產之判決登記後訂立之法律行為,得予以撤銷。

    第一百三十二條

    (在訴訟期間作出之行為)

    一、按照訴訟法之規定就訴訟之提起作出公告後,由無行為能力人訂立之法律行為得予撤銷,但以法院其後作出確定禁治產之宣告以及顯示出有關法律行為曾引致禁治產人有所損失者為限。

    二、為着上款規定之效力,對損失之判斷應以作出行為之時為準。

    三、提起撤銷之訴之應遵期間,僅自判決登記日起算。

    第一百三十三條

    (在訴訟公開前所作之行為)

    對於無行為能力人在訴訟之提起被公告前所訂立之行為,如在作出行為日已符合第二百五十條所指之各項前提,得予撤銷。

    第一百三十四條

    (禁治產之終止)

    禁治產之成因消失後,禁治產人本人或第一百二十四條第一款所指之人得聲請終止禁治產。

    第四分節

    準禁治產

    第一百三十五條

    (受準禁治產約束之人)

    對於長期性精神失常、聾啞或失明,但尚未嚴重至須宣告為禁治產人之人,或因慣性揮霍、濫用酒精飲料或麻醉品而顯示無能力適當處理其財產之人,均得被宣告為準禁治產人。

    第一百三十六條

    (準禁治產之彌補)

    一、準禁治產人由保佐人輔助;凡屬生前之財產處分行為,以及屬因應個別情況而被詳細列明於判決書上之一切行為,均須經保佐人許可,方得為之。

    二、保佐人之許可,得以法院之許可取代。

    第一百三十七條

    (準禁治產人之財產管理)

    一、法院得將準禁治產人之全部或部分財產交予保佐人管理。

    二、在上款之情況下,應設立親屬會議,以及指定會議一名成員,以保佐監督人身分,行使如監護制度中監護監督人之職能。

    三、保佐人應就其管理提交報告。

    第一百三十八條

    (準禁治產之終止)

    對於因揮霍、濫用酒精飲料或麻醉品而被宣告之準禁治產,如準禁治產人未經過按照恢復其能力之有關法律規定而視為適當之最短考驗期,則不批准終止準禁治產。

    第一百三十九條

    (候補制度)

    禁治產制度,經作出必要配合後,適用於本分節無特別規範之準禁治產事宜。

    第二章

    法人

    第一節

    社團及財團

    第一分節

    一般規定

    第一百四十條

    (適用範圍)

    本節之規定適用於社團及財團,且在應作類似處理之情況下,亦適用於合營組織。

    第一百四十一條

    (人格之取得)

    一、以具備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款所指內容之法定形式設立之社團,享有法律人格。

    二、財團經認可而取得法律人格;認可係個別給予,且屬法律指定之行政當局之權限。

    第一百四十二條

    (設立行為之無效)

    第二百七十三條之規定適用於法人之設立,而檢察院則應促使法院宣告設立行為之無效。

    第一百四十三條

    (住所)

    法人之住所由其章程訂定;章程無訂定者,以主要行政管理機關慣常運作地為住所。

    第一百四十四條

    (能力)

    一、法人之能力範圍包括對實現其宗旨屬必要或適宜之一切權利及義務。

    二、上述範圍不包括法律禁止或不能與自然人之人格分割之權利及義務。

    第一百四十五條

    (機關及其權限)

    一、法人之機關由其章程指明,其中須包括一個合議制之行政管理機關及一個監事會,兩者均由單數成員組成,其中一人為主席。

    二、行政管理機關之權限為:

    a) 管理法人;

    b) 提交年度管理報告;

    c) 在法庭內外代表法人或指定另一人代表法人,但其章程另有規定者除外;

    d) 履行法律及章程所載之其他義務。

    三、由行政管理機關指定代表時,僅在證明第三人已知悉該指定之情況下,方得以該指定對抗第三人。

    四、監事會之權限為:

    a) 監督法人行政管理機關之運作;

    b) 查核法人之財產;

    c) 就其監察活動編制年度報告;

    d) 履行法律及章程所載之其他義務。

    五、監事會得要求行政管理機關提供必要或適當之資源及方法,以履行其職務。

    第一百四十六條

    (會議紀錄)

    一、法人機關之決議應載於機關本身之會議紀錄簿冊內,該等簿冊應可供查閱。

    二、作出決議之機關或法人援引決議時,僅得以其會議紀錄作為有關決議之證明。

    三、會議紀錄應載有:

    a) 會議之地點、日期、時間及議程;

    b) 主持會議者之姓名;

    c) 所建議之決議內容及有關表決結果;

    d) 應機關之據位人要求而載明其投票意向;

    e) 機關各出席據位人之簽名,如屬社團之大會,則應載有主持本次或下次會議之人之簽名。

    第一百四十七條

    (行政管理機關及監事會之會議召集及運作)

    一、行政管理機關及監事會之會議分別由其主席召集,且在有過半數據位人出席時,方可議決事宜。

    二、除法律或章程另有規定外,決議取決於出席據位人之過半數票,主席除本身之票外,遇票數相同時,有權再投一票。

    第一百四十八條

    (同步會議)

    一、章程得規定法人機關之會議以視像會議方式或其他類似方式,同時在不同地方進行。

    二、以上述方式進行會議時,須確保在不同地方出席會議之成員能適當參與會議及直接對話。

    三、如在章程內未規定進行同步會議之方式及條件,或未指明有權訂定該等方式及條件之機關,則社團之大會及財團之行政管理機關有權規定該等標準。

    第一百四十九條

    (法人機關據位人之義務及責任)

    一、法人機關據位人對法人之義務由其章程訂定;章程無訂定者,適用經作出必要配合之有關委任之規定。

    二、法人機關據位人在違反法定或章程所定義務下,因作為或不作為而對法人造成損害者,須向法人負責,但能證明其無過錯者除外;對於社團,如有關作為或不作為係以社員之決議為基礎,即使該決議為可撤銷者,或如有關作為或不作為所根據之決議係按社員之建議而作出,則機關之據位人無須向社團負責。

    三、行政管理機關及監事會之據位人,在其出席之會議中不得在議決時放棄投票,並須對決議所引致之損失負責,但曾表示反對或出現上款所指之任一免責原因者除外。

    第一百五十條

    (對第三人之直接責任)

    法人機關據位人須就其擔任職務時所造成之損害,按照一般規定對第三人負責。

    第一百五十一條

    (受任人及受權人)

    以上兩條之規定,經作出必要配合後,適用於法人之受任人及受權人。

    第一百五十二條

    (法人之民事責任)

    法人對其機關據位人、人員、受權人或受任人之作為或不作為,負有一如委託人對受託人之作為或不作為所應負之民事責任。

    第一百五十三條

    (法人消滅後之財產歸屬)

    一、法人消滅後,如仍存有於其消滅前在附有負擔下獲贈與或遺留之財產、或撥作特定用途之財產,則法院應檢察院、清算人、任一社員或利害關係人之聲請,又或應贈與人或遺贈人之繼承人之聲請,須在附有同一負擔或撥作同一特定用途之指定下將該等財產給予另一法人。

    二、不屬上款所指之財產,其歸屬按章程所規定或社員之決議處理,但不影響特別法規定之適用;如無規定或無特別法,則法院應檢察院、清算人、任一社員或利害關係人之聲請,須下令將財產給予另一法人或澳門地區,並確保儘量實現該已消滅之法人之宗旨。

    第二分節

    社團

    第一百五十四條

    (概念)

    社團係指以人為基礎、且非以社員之經濟利益為宗旨之法人。

    第一百五十五條

    (自由結社權)

    一、承認所有人均有自由結社之權利。

    二、不得強迫任何人加入社團,亦不得以任何方式強迫其留在社團內。

    三、社團章程得規定任何社員脫離社團前須預先通知,但不得要求超過三個月之預先通知期。

    第一百五十六條

    (設立文件及章程)

    一、設立社團之文件,須詳細列明社員為社團財產所提供之資產或勞務,以及社團法人之名稱、宗旨及住所。

    二、章程亦得在法律規定之範圍內,詳細列明社員之權利與義務,社員之加入、退出及除名之條件,法人之運作形式,法人消滅之規定,消滅後財產之返還方式;如社團之存續期非屬無限期,尚得列明其存續期。

    第一百五十七條

    (方式及公開)

    一、社團之設立行為、章程及章程之修改,均應載於經認證之文書內。

    二、然而,對於在設立社團之行為中被撥歸社團之財產,如其移轉須以較莊嚴之方式作出,則社團之設立亦須以該形式為之。

    三、社團之設立行為、章程及章程之修改,僅在《澳門政府公報》上公布後,方對第三人產生效力。

    第一百五十八條

    (社團機關據位人及其權力之解除)

    一、如章程未訂定另一甄選程序,則由大會選出社團各機關之成員。

    二、被選出或被指定之成員,其職務可被解除,但此解除對在設立社團行為中所規定之各項權利並不構成影響。

    三、章程可規定須有合理理由方得行使解除權。

    第一百五十九條

    (大會之權限)

    一、凡法律或章程並未規定屬社團其他機關職責範圍之事宜,大會均有權限作出決議。

    二、社團各機關成員之解任、資產負債表之通過、章程之修改、社團之消滅,以及社團針對行政管理機關成員在執行職務時所作出之事實而向該等成員提起訴訟時所需之許可,必屬大會之權限。

    第一百六十條

    (大會之召集)

    一、大會應由行政管理機關按章程所定之條件進行召集,且每年必須召開一次,以通過資產負債表。

    二、不少於總數五分之一之社員以正當目的提出要求時,亦得召開大會,但章程就該數目另有規定者除外。

    三、如行政管理機關應召集大會而不召集,任何社員均可召集。

    第一百六十一條

    (召集之方式)

    大會之召集須最少提前八日以掛號信方式為之,或最少提前八日透過簽收之方式而為之,召集書內應指出會議之日期、時間、地點及議程。

    第一百六十二條

    (出席名單)

    一、社員出席大會會議之情況應在一出席簿冊內載明,簿冊內應附有出席名單,載明出席會議之社員、由別人代表出席之社員及代表社員出席會議之人之姓名。

    二、出席社員及代表社員出席之人,應於會議開始前在上款所指之出席名單上簽名。

    第一百六十三條

    (運作)

    一、屬首次召集之大會,如出席社員未足半數,不得作任何決議。

    二、決議取決於出席社員之絕對多數票,但不影響以下各款規定之適用。

    三、修改章程之決議,須獲出席社員四分之三之贊同票。

    四、解散法人或延長法人存續期之決議,須獲全體社員四分之三之贊同票。

    五、章程得規定多於上述規則所定之票數。

    第一百六十四條

    (無表決權)

    一、在社員本人、其配偶或與其有事實婚關係之人、社員之直系血親尊親屬或直系血親卑親屬與社團之間有利益衝突之事宜上,社員不得為其本人親自投票或透過代表投票,亦不得代表另一社員投票。

    二、應迴避之社員所投之票對能否達至必要多數票具有決定性影響時,違反上款規定所作之決議可予撤銷。

    第一百六十五條

    (非有效之決議)

    一、大會所作之下列決議均屬無效:

    a) 違反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之決議,又或違反主要或純粹旨在保護公共利益之法律規定之決議;

    b) 根據法律或基於有關事宜之性質,就不應提交予社員作議決之事宜所作之決議;

    c) 未經法定或章程所規定之票數通過之決議;

    d) 在未經召集之大會上所作之決議,但屬第三款所規定之情況除外。

    二、除上款所規定之情況外,對於由大會作出之違反法律或章程之決議,不論係因決議之標的或因在召集社員或大會運作方面所生之不當情事而導致該違反,均得予以撤銷。

    三、與召集有關之任何不當情事,以及因對不在議程內之事項作出決議而生之非有效性,在全體社員均出席會議且無人反對舉行大會或加入有關事項之情況下,即獲得補正。

    第一百六十六條

    (有關有效性之制度)

    一、下列者具有正當性聲請將大會之決議視為非有效:

    a) 任何未就有關決議投贊成票之社員;

    b) 任何具有個人直接及正當利益之人;

    c) 行政管理機關;

    d) 監事會;

    e) 行政管理機關及監事會之據位人,但以執行決議可導致其負上刑事或民事責任為限;

    f) 對於上條第一款a項所指之情況,檢察院具有正當性。

    二、對於召集上之不當情事以及其他屬程序上之不當情事,僅得由社員主張之。

    三、在不影響第二百八十條第二款有關對需予執行之決議所作規定之適用下,提出無效或撤銷之期限為:

    a) 因上條第一款d項規定而生之無效,僅得自決議作出日起計之兩年內提出;

    b) 決議之可撤銷性,僅得自決議作出日起計之六個月內提出。

    四、對於未按有關規定被召集參與大會會議之社員,上述期間僅由其獲悉有關決議之日起算。

    第一百六十七條

    (第三人權利之保護)

    一、基於旨在執行大會決議而作出之行為以致取得權利之善意第三人,其權利不受決議之無效宣告或撤銷所影響。

    二、如第三人在取得權利時明知或應知決議之無效或可撤銷之原因,則不屬善意第三人。

    第一百六十八條

    (社員資格之人身性質及投票之委託)

    一、社員資格不得藉生前行為移轉,亦不得藉繼承移轉,但章程另有規定者除外。

    二、社員不得委託他人行使其人身權利。

    三、然而,如章程中之規定並無禁止社員委託另一社員行使投票權,則社員得委託另一社員代表其本人行使投票權,委託應以具有前者簽名之文書為之,其內詳細列明由其代理人參加之會議資料,或詳細列明其代理權所涉及之事項類別;章程中之規定亦可容許社員將此代理權授予其他非社員。

    四、同一代理人以此身分代表社員之數目不得超過全部社員之十分之一。

    第一百六十九條

    (退出或除名之後果)

    以任何方式脫離社團之社員,無權要求返還已繳付之會費,且喪失對社團財產所具有之權利,但對其身為社員期間一切應作之給付仍須履行。

    第一百七十條

    (消滅之原因)

    一、社團因下列任一原因而消滅:

    a) 經大會議決;

    b) 設有存續期之社團,其存續期已屆滿;

    c) 社團設立文件或章程所訂明之其他消滅原因之發生;

    d) 全部社員死亡或下落不明;

    e) 法院作出裁判,宣告社團無償還能力。

    二、如出現下列任一情況,社團亦因法院作出之裁判而消滅:

    a) 其宗旨已完全實現或變為不可能實現;

    b) 其真正宗旨與設立文件或章程內所訂明之宗旨不一致;

    c) 其宗旨係透過有計劃之不法手段實現;

    d) 其存在變成有違公共秩序。

    第一百七十一條

    (消滅之宣告)

    一、在上條第一款b及c項所指之情況下,大會不在社團應消滅之日隨後三十日內決定延長社團之存續期或變更社團章程時,社團方行消滅。

    二、屬上條第二款所指之情況時,得由檢察院或任何利害關係人向法院請求宣告社團消滅。

    三、因宣告社團無償還能力而引致之消滅,係該宣告本身之後果。

    四、社團之消滅,應按其是否因法院裁判所導致,而由法院或行政管理機關依職權通知有權限辦理社團登記之行政實體。

    第一百七十二條

    (消滅之效果)

    一、社團消滅後,其各機關之權力僅限於作出純粹之保存行為,以及為清算社團財產與完成待決事務而需作之行為;行政管理機關成員須對其所作出之不屬上指之行為及對因該等行為而引致社團蒙受之損害負連帶責任。

    二、僅在無適當公開社團已消滅且第三人屬善意之情況下,社團方向第三人承擔由行政管理機關成員所設定之債務。

    第三分節

    財團

    第一百七十三條

    (概念)

    財團係指以財產為基礎且以社會利益為宗旨之法人。

    第一百七十四條

    (創立及廢止)

    一、財團得藉生前行為或遺囑而創立;對財團之確認等同接受藉生前行為或遺囑而撥歸予財團之財產。

    二、確認得由創立人、其繼承人或遺囑執行人申請,或由有權限之當局依職權促成。

    三、藉生前行為創立財團,應以具有創立人簽名並經認證之文書為之,且確認申請一經提出或有關依職權進行之程序一旦開始,創立行為即不得廢止;然而,對於在創立財團之行為中撥歸財團之財產,如其移轉須以較莊嚴之方式作出,則藉生前行為創立財團亦須以該形式為之。

    四、創立人之繼承人不得廢止創立行為,但不影響有關特留份繼承之規定。

    五、財團之章程及章程之修改須以第三款第一部分所指之方式為之。

    六、創立財團之行為、財團章程及對其所作之修改,僅在《澳門政府公報》上公布後,方對第三人產生效力;公布僅在確認行為或認可章程之行為作出後,方得為之。

    第一百七十五條

    (創立文件及章程)

    一、創立人應於創立文件上指明財團之宗旨及詳細列明撥歸財團之財產。

    二、創立人亦得在創立文件或章程內就財團之住所、組織及運作作出安排,就財團之組織變更或消滅作出規定,以及定出財團財產之歸屬。

    第一百七十六條

    (非由創立人訂立之章程)

    一、如創立人未為財團制定章程或章程內容不充分,且財團係藉遺囑創立,則由遺囑執行人制定章程或作出補充。

    二、在下列情況下,須由有權限確認財團創立之當局負責制定章程之全部或部分內容:

    a) 屬非藉遺囑創立之財團者,創立人未制定章程或雖已在創立行為中訂明制定章程之程序,但一年後仍未制定;

    b) 屬藉遺囑創立之財團者,遺囑執行人在繼承開始後之一年內仍未制定章程。

    三、制定章程時應儘量顧及創立人之真實或可推知之意思。

    第一百七十七條

    (確認)

    一、有權限實體如認為財團非以社會利益為宗旨時,不予確認。

    二、如撥歸財團之財產不足以達成財團欲實現之宗旨,且無合理理由期待不足之財產能得以補足者,亦須拒絕確認。

    三、財團之創立因財產不足而遭拒絕確認時,如創立人仍生存,則該財團之創立不產生效力;然而,如創立人已死亡,則須將有關財產交予由有權限確認財團創立之實體所指定之具有類似宗旨之社團或財團,但創立人另有規定者除外。

    第一百七十八條

    (章程及其修改之認可)

    一、章程須由有權限確認財團創立之實體認可。

    二、如在提出認可申請後經過三十日,上述有權限實體仍未就是否認可作出表示,則只要財團先前已獲確認,該申請視為已被默示接納。

    三、財團之行政管理機關或章程所指定之另一機關,得隨時修改財團章程,只要該修改對創立財團之宗旨無重大更改且不違背創立人之意思。

    四、經作出適當配合之第一款及第二款之規定,適用於章程之修改。

    第一百七十九條

    (組織變更)

    一、出現下列任一情況時,經有權修改章程之機關作出書面建議,以及在創立人仍生存時經聽取其意見後,有權限確認財團創立之實體得為財團另定宗旨:

    a) 創立時所定之宗旨已完全實現或變為不可能實現;

    b) 創立之宗旨不再具有社會利益之性質;

    c) 財產變為不足以實現所定之宗旨。

    二、財團宗旨之變更須於《澳門政府公報》上公布,否則對第三人不產生效力。

    三、新宗旨應儘量與創立人所定之宗旨相近。

    四、如在創立文件中已對財團之消滅作出規定,則不得變更其宗旨。

    第一百八十條

    (有損財團宗旨之負擔)

    一、如財團之財產附有負擔,且履行負擔使財團之宗旨不能實現或嚴重妨礙其實現,則財團之行政管理機關在獲得有權限確認財團創立之實體之同意後,得消除、減少或轉換有關負擔;如創立人仍生存,應先聽取其意見。

    二、然而,如有關負擔為創立財團之主要原因,則得藉上述程序視該負擔之履行為財團之宗旨或將財團併入另一法人,而該法人係有能力在不影響其本身宗旨下,以併入之財產履行有關負擔者。

    第一百八十一條

    (消滅之原因)

    一、財團因下列任一原因而消滅:

    a) 設有存續期之財團,其存續期已屆滿;

    b) 財團創立文件所訂明之其他消滅原因之發生;

    c) 法院作出裁判,宣告財團無償還能力。

    二、如出現下列任一情況,財團亦因法院作出之裁判而消滅:

    a) 其宗旨已完全實現或變為不可能實現;

    b) 其真正宗旨與創立文件中所訂明之宗旨不一致;

    c) 其宗旨係透過有計劃之不法手段實現;

    d) 其存在變成有違公共秩序。

    第一百八十二條

    (消滅之宣告)

    一、屬上條第二款所指之情況時,得由檢察院或任何利害關係人向法院請求宣告財團消滅。

    二、因宣告財團無償還能力而引致之消滅,係該宣告本身之後果。

    三、如出現上條第一款a及b項所指之任一消滅原因,財團之行政管理機關須將財團消滅一事通知有權限辦理財團登記之行政實體,以及通知有權限確認財團創立之當局,以便其採取適當措施以清算財產。

    四、法院應依職權將導致財團消滅之裁判通知上款所指之各實體。

    第一百八十三條

    (消滅之效果)

    財團消滅後,如有權限確認財團創立之當局無另行採取特別措施,則適用第一百七十二條之規定。

    第二節

    合營組織

    第一百八十四條

    (概念及類型)

    一、合營組織為以人為基礎之法人,其成員有義務提供財產或勞務,以共同從事某種非以單純收益為內容之經濟活動,謀求達到分配從該活動所獲得之利潤之目標或積聚資金。

    二、合營組織分為合夥及公司。

    三、以非經營商業企業為從事活動之目的、亦不表明採用某種公司模式之合營組織均屬合夥;其餘之合營組織則屬公司。

    四、特別法得對容許設立一人公司之情況作出規定。

    第一百八十五條

    (制度)

    一、公司之制度,由特別法載明。

    二、對合夥適用為無限公司所定之制度,但制度中與合夥之非商業性質之目的有抵觸之部分或制度中以商業企業主資格之存在作為適用前提之部分除外。

    第三章

    無法律人格之社團及特別委員會

    第一節

    無法律人格之社團

    第一百八十六條

    (組織及管理)

    一、對於無法律人格社團之內部組織及管理,適用由社員所訂之規則;如無該等規則,則適用與社團有關之法律規定,但以社團之法律人格為前提之規定除外。

    二、對行政管理機關成員之一般權力所施加之限制,僅在第三人知情或應知情之情況下,方得對抗第三人。

    三、第一百六十九條之規定,適用於社員之退出。

    第一百八十七條

    (社團之共同基金)

    一、社團之共同基金,由社員之供款及利用供款所取得之財產組成。

    二、在社團存續期間,社員不得要求分割共同基金,而社員之債權人對共同基金亦無盡索權。

    第一百八十八條

    (慷慨行為)

    一、對無法律人格社團所作之慷慨處分行為,視為向其社員作出,但作出該行為之人規定遺留或贈與財產予社團係以社團取得法律人格為條件者除外;在此情況下,如社團未於一年內取得法律人格,則有關處分不生效力。

    二、遺留或贈與無法律人格社團之財產,撥入共同基金而無須另行作出移轉行為。

    第一百八十九條

    (債務所生之責任)

    一、以社團名義有效承擔之債務,由社團共同基金承擔;如無共同基金或共同基金不足,由設定債務行為之人之財產承擔;如作出該行為者超過一人,則各行為人須負連帶責任。

    二、如無共同基金或共同基金不足,且直接承擔責任之社員無財產或其財產不足,則債權人得對其他社員提起訴訟,而該等社員應按其在共同基金中之出資比例承擔有關責任。

    三、在法庭代表共同基金之人為作出設定債務行為之人。

    第二節

    特別委員會

    第一百九十條

    (特別委員會)

    為進行任何救援或慈善活動計劃,或為促成公共工程或紀念物之施工、或為促成喜慶節目、展覽、慶典及類同行為之進行而設立之委員會,如並無以具法律人格之社團之方式成立,則須受以下各條規定約束,但法律另有規定者除外。

    第一百九十一條

    (籌辦人及管理人之責任)

    一、委員會之成員及負責管理有關基金之人,就所收集基金之保管及其對既定目標之撥用上,須負個人及連帶責任。

    二、委員會之成員,亦須對以委員會名義所設定之債務,負個人及連帶責任。

    三、因任何原因而不能實現設立委員會之目標時,出資人方得要求返還其出資。

    第一百九十二條

    (將財產運用於其他目標)

    一、如募集之基金不足達成既定之目標,或顯示出該目標不可能實現,又或在達成委員會之目標後有盈餘,則須按委員會之設立文件或既定計劃之規定而運用有關財產。

    二、如無定出如何運用該等財產,且委員會不願將之運用於類似目標上,則由有權限之行政當局為其歸屬作出安排,但須儘量尊重出資人之意思。

    第二分編

    第一百九十三條

    (概念)

    一、凡屬獨立、人身以外、具有用處及能以所有權形式成為法律關係標的之客觀存在事物,均稱為物。

    二、然而,凡不可成為私權標的物者,均視為非融通物,例如屬公產之物。

    三、下列財產屬公產範圍:

    a) 道路、海灘;

    b) 水溝、潭及可航行或浮遊之水道及連同其底土;

    c) 土地所有人或地上權人所獲承認之土地上空界限之上之各空氣層;

    d) 礦藏、有醫療作用之礦泉水源頭、存在於地底之天然洞穴,但岩石、一般泥土及其他常用於建築之物料除外;

    e) 特別法例歸類為屬公產範圍之土地及其他財產。

    四、屬公產範圍之財產,其制度由特別法例規範。

    第一百九十四條

    (物之分類)

    物主要分為不動產及動產、可代替物及不可代替物、消費物及非消費物、可分物及不可分物、主物及從物,以及現在物及將來物。

    第一百九十五條

    (不動產)

    一、不動產包括:

    a)農用房地產及都市房地產;

    b)水;

    c)附於土地上之樹木及天然孳息;

    d)農用房地產及都市房地產之附着部分。

    二、經定界之土地及在該土地上無獨立經濟價值之建築物,為農用房地產;土地上定著之任何樓宇連同附屬樓宇之土地,為都市房地產。

    三、不動產之固有物權受不動產制度約束,但另有規定者除外。

    四、對於旨在取得唯在與其他不動產相連繫時方被視為不動產之物之法律行為,如各當事人均視其為動產,則有關行為須受涉及動產之法律行為之規則所約束。

    第一百九十六條

    (動產)

    一、非為上條所涵蓋之物,均為動產。

    二、動產制度適用於須作公共登記之動產,但涉及受特別規範之事宜除外。

    第一百九十七條

    (可代替物)

    成為法律關係標的之物係以種類、質量及數量予以確定者,為可代替物。

    第一百九十八條

    (消費物)

    隨正常使用而毀滅或轉讓之物,為消費物。

    第一百九十九條

    (可分物)

    可分割而不改變物之本質、不減少物之價值或不影響物之原有用途之物,為可分物。

    第二百條

    (本質構成部分及非本質構成部分)

    一、構成一物之各部分、且其欠缺將引致該物不存在或不完整者,為物之本質構成部分。

    二、凡本體恆久與一物相連,且不構成其本質構成部分之具動產性質之物,均為物之非本質構成部分。

    < ] ^ ] > ]


    ^ ] 民法典 - 目錄 ] 民法典 - 條文目錄 ] 法令第39/99/M號 ] 民法典 - 第001至100條 ] [ 民法典 - 第101至200條 ] 民法典 - 第201至300條 ] 民法典 - 第301至400條 ] 民法典 - 第401至500條 ] 民法典 - 第501至600條 ] 民法典 - 第601至700條 ] 民法典 - 第701至800條 ] 民法典 - 第801至900條 ] 民法典 - 第901至1000條 ] 民法典 - 第1001至1100條 ] 民法典 - 第1101至1200條 ] 民法典 - 第1201至1300條 ] 民法典 - 第1301至1400條 ] 民法典 - 第1401至1500條 ] 民法典 - 第1501至1600條 ] 民法典 - 第1601至1700條 ] 民法典 - 第1701至1800條 ] 民法典 - 第1801至1900條 ] 民法典 - 第1901至2000條 ] 民法典 - 第2001至2100條 ] 民法典 - 第2101至2161條 ] 民法典 - 辭彙索引 ]


    [ 上一頁 ][ 葡文版本 ]


       

     [ ^ ]  

        

    請查閱:

    The newsletter of the IBL master program, Faculty of Law, University of Macau
    ISSUE 04, February 2014
    [英文]


    請使用 Adobe Reader 7.0或以上閱讀PDF版本檔案。
    Get Adobe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