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規:

《刑事訴訟法典》第201至300條

公報編號:

36/1996

刊登日期:

1996.9.2

版數:

1764

  • 《刑事訴訟法典》第201至300條

葡文版本

相關類別 :
  • 法院 -

  • 《刑事訴訟法典》第201至300條

    ^ ] 刑事訴訟法典 - 目錄 ] [ 刑事訴訟法典 - 條文目錄 ] 法律第17/96/M號 ] 法令第48/96/M號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1至100條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101至200條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201至300條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301至400條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401至499條 ]


    本法規的內容已被第354/2013號行政長官批示重新公布    

    第二百零一條

    (受羈押嫌犯之釋放)

    一、羈押措施一旦消滅,須立即釋放受羈押之嫌犯,但基於其他訴訟程序而應維持羈押者,不在此限。

    二、如因羈押之最長存續期間已過而釋放嫌犯,法官得使嫌犯受第一百八十二條至第一百八十五條所規定之某一或某些措施之拘束。

    第二百零二條

    (其他強制措施之最長存續期間)

    一、第一百八十三條及第一百八十五條所規定之強制措施,自開始執行起計,經過第一百九十九條第一款所指期間之兩倍時間予以消滅。

    二、第一百九十九條及第二百條第一款a項與第二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第一百八十四條所規定之強制措施。

    第四章

    申訴之方式

    第二百零三條

    (上訴)

    對採用或維持本編所規定之措施之裁判得提起上訴,而最遲須在收到卷宗後三十日期間內就該上訴作出審判,但不影響以下各條之規定之適用。

    第二百零四條

    (因違法拘留之人身保護令)

    一、因任何當局之命令而被拘留之人,得以下列任何依據,聲請終審法院命令立即將之提交法院:

    a)移交法院之期限已過;

    b)非在法律容許之地方維持拘留;

    c)拘留係由無權限之實體進行或命令;

    d)因不為法律容許作為拘留理由之事實而作拘留。

    二、聲請書得由被拘留之人或任何人簽署。

    三、對不正當阻礙提交以上兩款所指之聲請書或不正當阻礙將之移送有管轄權法院之當局,可處以《刑法典》第三百四十七條所規定之刑罰。

    第二百零五條

    (程序)

    一、法院收到聲請後,如不認為聲請明顯無理由者,須命令或在有需要時以電話命令立即提交被拘留之人;如不提交,則以加重違令罪處罰之。

    二、在作出上款所指之命令時,法院同時命令通知看守被拘留之人之實體,或可代表該實體之人,以便其在同一行為中在場,並帶備對聲請書作出裁判所需之資料及澄清材料。

    三、經聽取檢察院之意見,以及被拘留之人所委託之辯護人或為此目的被指定之辯護人之意見後,法院須作出裁判。

    四、如法院以明顯無理由為由拒絕有關聲請,則判處聲請者繳付4UC至18UC之款項。

    第二百零六條

    (因違法拘禁之人身保護令)

    一、對任何被違法拘禁之人,終審法院係應請求給予人身保護令。

    二、請求須由被拘禁之人或任何人向終審法院院長提出,一式兩份,而請求書須提交予命令維持拘禁之當局,並應以因下列情況引致拘禁屬違法作為依據:

    a)拘禁係由無權限之實體進行或命令;

    b)因不為法律容許作為拘禁理由之事實而作拘禁;或

    c)拘禁時間超越法律或法院裁判所定之期限。

    第二百零七條

    (程序)

    一、請求書須連同關於進行或維持拘禁之情況之報告,即時送交終審法院院長。

    二、如報告載明拘禁正維持,則終審法院院長召集法院,以便其在隨後八日內進行評議;同時,終審法院院長須通知檢察院及辯護人,如未委託辯護人,則終審法院院長在此時指定之。

    三、裁判書製作人就請求書及對此之回應作出闡述,闡述完畢後,須讓檢察院及辯護人各發言十五分鐘;隨後由法院開會進行評議,並立即將所作之評議公開。

    四、評議之內容得為如下:

    a)因欠缺足夠依據而駁回有關請求;

    b)命令立即將被拘禁之人交由終審法院處理及安置於終審法院指定之地方,並委任一法官在所定之期間內調查關於拘禁合法性之條件;

    c)命令在二十四小時內將嫌犯提交有管轄權之法院,違者以加重違令罪處罰之;或

    d)宣告拘禁為違法;如屬須命令立即釋放被拘禁之人,則命令之。

    五、如依據上款b項之規定命令調查,須將調查報告提交法院,以便其在八日內作出合於有關情況之裁判。

    六、如終審法院認為人身保護令之請求明顯無理由,則判處請求人繳付4UC至24UC之款項。

    第二百零八條

    (裁判之不遵守)

    不遵守終審法院就人身保護令之請求而作出如何處斷被拘禁之人之裁判者,可處以《刑法典》第三百三十三條第三款或第四款所規定之刑罰。

    第五章

    因違法或不合理之剝奪自由之損害賠償

    第二百零九條

    (種類)

    一、曾受明顯違法之拘留或羈押之人,就被剝奪自由而受之損害,得向有管轄權之法院聲請賠償。

    二、受羈押之人所受之羈押雖非違法,但因在審查羈押所取決之事實上之前提時存有明顯錯誤而使羈押顯得不合理,且受羈押之人因被剝奪自由而遭受不正常及特別嚴重之損害時,上款之規定,亦適用之。

    三、如該錯誤係同時因受羈押之人之故意或過失而促成者,則上款之規定,不適用之。

    第二百一十條

    (期間及正當性)

    一、在任何情況下,損害賠償之請求均不得在被拘留或拘禁之人獲釋或就有關之刑事訴訟程序作出確定性裁判一年後提出。

    二、如曾被不合理剝奪自由之人死亡而其本身未放棄請求損害賠償權,則其未分居及分產之配偶、直系血親卑親屬及直系血親尊親屬得聲請損害賠償。

    三、依據上款之規定判予各聲請賠償者之損害賠償總和,不得超逾應判予被拘留或拘禁之人之損害賠償。

    第三編

    財產擔保措施

    第二百一十一條

    (經濟擔保)

    一、如有依據恐防就繳付金錢刑罰、司法費或訴訟費用之擔保,又或繳付其他與犯罪有關而對澳門特別行政區應負之債務之擔保,在實質上將欠缺或減少,檢察院須提出聲請,使嫌犯按法官所定之條件及種類提供經濟擔保。

    二、如有依據恐防就繳付損害賠償或犯罪所引致之其他民事之債之擔保,在實質上將欠缺或減少,受害人得聲請嫌犯或應負民事責任之人依據上款之規定提供經濟擔保。

    三、應檢察院聲請而提供之經濟擔保亦惠及受害人。

    四、經濟擔保係有別於第一百八十二條所指之擔保,且兩者各自獨立;經濟擔保存續至作出無罪終局裁判或所有債務消滅時止。

    五、如屬有罪判決,則以經濟擔保之價額,按罰金、司法費、訴訟費用、損害賠償及其他民事之債之順序作繳付。

    第二百一十二條

    (預防性假扣押)

    一、如嫌犯或應負民事責任之人不提供其被命令之經濟擔保,法官得應檢察院或受害人之聲請,依據民事訴訟法律之規定命令進行假扣押。

    二、即使對於商人,亦得命令進行上款所指之預防性假扣押。

    三、對命令假扣押之批示提出之反對不具中止效力。

    四、如對被假扣押財產之所有權存有爭議,法官得將爭議轉為透過民事訴訟程序解決,而在此期間已命令之假扣押須予維持。

    五、嫌犯或應負民事責任之人一旦提供被命令之擔保,假扣押即予廢止。

    第五卷

    與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當局之關係

    第一編

    一般規定

    第二百一十三條

    (國際協約及協定之優先)

    請求書、逃犯之移交、在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宣示之刑事判決之效果,以及在刑事司法方面與非屬澳門特別行政區之當局之其他關係,由適用於澳門特別行政區之國際協約或屬司法協助領域之協定規範之;如無該等協約及協定,則由本卷之規定規範之。

    第二百一十四條

    (請求書)

    一、請求書須交予檢察院,並透過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發送。

    二、僅當有權限之司法當局認為請求書對證明某個事實屬必要,而該事實對於控訴或辯護屬重要時,方得發出該請求書。

    第二百一十五條

    (請求書之接收及遵行)

    一、接收請求書係透過任何途徑為之。

    二、接收請求書後,須交由檢察院檢閱是否存在其認為適宜之理由反對遵行請求書,隨後有關機關須決定應否遵行之。

    三、一經遵行該請求書,須以接收請求書之同一途徑將之發回。

    第二百一十六條

    (請求書之拒絕遵行)

    一、如屬下列情況,須拒絕遵行請求書:

    a)被請求之司法當局無權限作出有關行為;

    b)要求作出之行為係法律所禁止或違反公共秩序者;

    c)請求書之執行侵害澳門特別行政區之基本原則或安全;

    d)有關行為涉及執行非屬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所作且須經審查及確認之裁判,而顯示該裁判仍未經審查及確認。

    二、在上款a項所指之情況下,被請求之司法當局須將請求書送交有權限之司法當局,只要有權限之司法當局係澳門特別行政區之司法當局。

    第二百一十七條

    (不法分子之移交)

    將不法分子移交至另一地區或國家,由特別法規範之。

    第二編

    對非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宣示之刑事判決之審查及確認

    第二百一十八條

    (審查及確認之需要)

    一、如基於法律、適用於澳門特別行政區之國際協約或屬司法協助領域之協定,非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宣示之刑事判決應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產生效力,則其執行效力取決於預先審查及確認。

    二、在審查及確認之同一程序中,得應利害關係人之請求,對載於非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宣示之刑事判決內民事損害賠償之判處進行確認。

    三、如該刑事判決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內被提出作為證據方法,則第一款之規定,不適用之。

    第二百一十九條

    (正當性)

    檢察院、嫌犯、輔助人及民事當事人,對於非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宣示之刑事判決,具有請求審查及確認之正當性。

    第二百二十條

    (確認之要件)

    一、為確認非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宣示之刑事判決,下列條件必須成立:

    a)依據法律、適用於澳門特別行政區之國際協約或屬司法協助領域之協定之規定,該判決可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產生執行效力;

    b)引致判刑之事實亦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所處罰者;

    c)該判決並未科處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所禁止之刑罰或保安處分;

    d)嫌犯曾獲辯護人之援助;如嫌犯不懂有關訴訟程序中所使用之語言,亦曾獲傳譯員之援助;

    e)該判決不涉及可被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或宣示判決國家或地區之法律定為妨害國家安全罪或妨害本地區安全罪之犯罪,但適用於澳門特別行政區之國際協約或屬司法協助領域之協定另有規定者除外。

    二、民事訴訟法律規定確認非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宣示之民事判決所需之要件中可適用之部分,相應適用於對非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宣示之刑事判決之確認。

    三、如該刑事判決所科處之刑罰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中無規定者,或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中雖有規定,但其刑罰之份量高於法律所容許之最高限度者,則仍須確認該判決,但已科處之刑罰須轉換為依據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對該案件應科處之刑罰,或減至適當限度。

    四、待確認之判決所科處之刑罰低於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所容許之最低限度,並不妨礙確認。

    第二百二十一條

    (可執行性之排除)

    如確認判決所需之全部要件均成立,但依據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有關之追訴權或刑罰已消滅,則仍須確認之,但對已科處之刑罰或保安處分拒絕給予執行效力。

    第二百二十二條

    (執行之開始)

    如被判刑者未服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對其科處、屬同樣性質之刑罰或保安處分,則獲確認之刑事判決不開始執行。

    第二百二十三條

    (程序)

    在審查及確認非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宣示之刑事判決之程序中,所有未在以上各條及下列兩項特別規定之事宜,均須遵從民事訴訟法律所規定之手續:

    a)對中級法院之裁判係向終審法院提起上訴,其提起及進行按刑事上訴方式處理;

    b)檢察院在任何情況下均有提起上訴之正當性。

    第二部分

    第六卷

    初步階段

    第一編

    一般規定

    第一章

    犯罪消息

    第二百二十四條

    (犯罪消息之取得)

    檢察院依據以下各條之規定,自行獲悉犯罪消息,又或透過刑事警察機關或藉檢舉取得犯罪消息。

    第二百二十五條

    (義務檢舉)

    一、即使不知悉犯罪行為人為何人,以下實體對下列犯罪亦有義務提出檢舉:

    a)警察實體,就所有獲悉之犯罪;

    b)屬《刑法典》第三百三十六條所定概念之公務員,就其執行職務時及因其職務而獲悉之犯罪。

    二、如數人均有義務檢舉同一犯罪,則其中一人提出檢舉時,其餘各人獲免除該義務。

    三、以上兩款之規定並不影響有關非經告訴或自訴不得進行刑事程序之犯罪之制度。

    第二百二十六條

    (實況筆錄)

    一、如司法當局、刑事警察機關或其他警察實體目睹任何屬義務檢舉之犯罪,須製作或命令製作實況筆錄,當中載有:

    a)構成犯罪之事實;

    b)犯罪實施之日期、時間、地方及情節;

    c)可供調查行為人及被害人身分之用之一切資料,以及已知悉之證據,尤其是可就事實作證言之證人。

    二、實況筆錄係由製作之實體及命令製作之實體簽名。

    三、實況筆錄必須在最短時間內送交檢察院,而其效力等同於檢舉。

    四、如有牽連情況,得僅製作一實況筆錄。

    第二百二十七條

    (任意檢舉)

    任何獲悉犯罪消息之人,均得向檢察院、其他司法當局或刑事警察機關檢舉犯罪,但有關犯罪非經告訴或自訴不得進行刑事程序者除外。

    第二百二十八條

    (向無權限提起刑事程序之實體提出之檢舉)

    向非為檢察院之實體提出之檢舉,須在最短時間內向檢察院轉達。

    第二百二十九條

    (檢舉之形式及內容)

    一、檢舉得以口頭或書面為之,且無須經特別手續。

    二、口頭檢舉須作成書面,並由接獲檢舉之實體及經適當認別身分之檢舉人簽名;第八十五條第三款之規定,相應適用之。

    三、檢舉中須儘可能指明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一款各項所列之資料。

    四、檢舉人得在提出檢舉時聲明欲其後成為輔助人。

    五、如屬非經自訴不得進行刑事程序之犯罪,則必須作出上款所指之聲明。

    第二百三十條

    (檢舉之紀錄及證明)

    一、檢察院對所有向其轉達之檢舉,須作紀錄或命令作紀錄。

    二、檢舉人得隨時向檢察院申請檢舉紀錄之證明。

    第二章

    保全措施及警察措施

    第二百三十一條

    (犯罪消息之告知)

    一、獲悉犯罪消息之刑事警察機關,不論自行獲悉或藉檢舉獲悉,均須在最短時間內將之轉達檢察院。

    二、遇有緊急情況,上款所指之轉達得透過任何為此可使用之通訊工具為之;然而,屬口頭告知者,隨後應透過書面告知。

    第二百三十二條

    (關於證據之保全措施)

    一、即使在接獲有權限司法當局之命令進行調查前,刑事警察機關仍有權限作出必需及迫切之保全行為,以確保證據。

    二、依據上款之規定,刑事警察機關尤其有權限作出下列行為:

    a)檢查犯罪痕跡,特別是進行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款及第一百五十八條所規定之措施,以確保物及地方之狀態得以保持;

    b)向有助發現犯罪行為人及有助重組犯罪之人收集資料;

    c)對可扣押之物件採取保全措施。

    三、即使在司法當局介入後,刑事警察機關仍須確保其獲悉之新證據,並應立即將有關證據之消息通知司法當局。

    第二百三十三條

    (認別涉嫌人身分及索求資料)

    一、在開放予公眾且不法分子慣常前往之地方內,刑事警察機關得認別身處其中之人之身分。

    二、刑事警察機關須認別涉嫌人之身分,並為此目的讓涉嫌人可與其信任之人聯絡;如有需要,須進行指紋方面、照片方面或屬相類性質之證明工作,而刑事警察機關亦須請涉嫌人指出其能被尋見且能接收通知之居所。

    三、如有值得懷疑之理由,刑事警察機關得將無能力表明或拒絕表明本身身分之人帶往最近之警區,並得在認別身分所確實必需之時間內,強迫涉嫌人逗留於警區,但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得超逾六小時。

    四、依據第二款第二部分及第三款之規定作出認別身分之行為,必須作成筆錄。

    五、刑事警察機關得要求涉嫌人與任何能提供有用資料之人提供,以及得從上述之人處接收關於犯罪之資料,尤其是關於發現及保存在司法當局介入前可能失去之證據之資料,但不影響第四十八條關於涉嫌人之規定之適用。

    第二百三十四條

    (搜查及搜索)

    一、只要涉嫌人即將逃走,又或基於有依據之理由相信在涉嫌人身上或某地方上藏有與犯罪有關而可用作證據之物件,且如不進行搜查或搜索,將有可能失去該物件者,則除第一百五十九條第四款所規定之情況外,刑事警察機關亦得未經司法當局預先許可而搜查涉嫌人及進行搜索;但屬住所搜索者,則必須經司法當局預先許可。

    二、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五款之規定,相應適用之。

    第二百三十五條

    (函件扣押)

    一、如應將函件扣押,刑事警察機關須將函件原封不動轉交許可或命令此措施之法官。

    二、如可扣押之物為密封之包裹或有價物,則只要基於有依據之理由,相信該等包裹或有價物可能包含對調查犯罪屬有用之資料或可能促成發現犯罪,且如有延誤可能失去該等包裹或有價物者,刑事警察機關須以最快捷之途徑將此事通知法官,而法官得許可立即開啟該等包裹或有價物。

    三、上款所指之理由成立後,刑事警察機關得命令在郵政及電訊局內中止任何函件之寄發。

    四、如四十八小時內法官未以附理由說明之批示使上款所指之命令有效,則該函件須寄予收件人。

    第二百三十六條

    (報告)

    一、進行以上各條所指措施之刑事警察機關須製作報告,當中以扼要方式指出所作之調查、調查之結果、獲查明之事實之描述及所收集之證據。

    二、報告按情況而定須送交檢察院或預審法官。

    第三章

    拘留

    第二百三十七條

    (目的)

    進行以下各條所指之拘留,其目的為:

    a)最遲在四十八小時內,將被拘留之人提交接受以簡易訴訟形式進行之審判,或交由有權限之法官以便進行首次司法訊問,又或對其採用一強制措施;

    b)確保被拘留之人於法官主持訴訟行為時在場;

    c)確保就嫌犯無出席而進行審判聽證時所宣示的有罪判決作出通知,但第三百一十五條第二款所規定的情況除外;或

    d)確保徒刑或收容保安處分得以執行。

    第二百三十八條

    (現行犯情況下之拘留)

    一、屬可科處徒刑之犯罪之現行犯情況,即使對該犯罪可選科罰金者:

    a)任何司法當局或警察實體須進行拘留;

    b)如上項所指之任一實體既不在場亦不能及時被召喚,則任何人得進行拘留。

    二、如屬上款b項所規定之情況,已進行拘留之人須立即將被拘留之人送交a項所指之任一實體,而該實體須繕寫送交之摘要筆錄,並依據第二百四十二條之規定進行有關程序。

    三、如有關犯罪係非經告訴不得進行刑事程序,則僅當告訴權人在拘留作出後隨即行使其權利時,拘留方得維持,而司法當局或警察實體應製作或命令製作筆錄,在筆錄中將告訴予以記錄。

    四、如有關犯罪係非經自訴不得進行刑事程序,則不得進行現行犯情況下之拘留,而僅認別作出違法行為之人之身分。

    第二百三十九條

    (現行犯)

    一、凡正在實施或剛實施完畢之犯罪,均為現行犯。

    二、行為人在犯罪後,即時被任何人追躡,或即時被發現帶有能清楚顯示其剛實施或參與犯罪完畢之物件或跡象者,亦視為現行犯。

    三、如屬繼續犯之情況,則僅在仍存有能清楚顯示犯罪正在實施及行為人正參與犯罪之跡象時,現行犯之狀態方存續。

    第二百四十條

    (非現行犯情況下之拘留)

    一、如屬非現行犯之情況,則拘留僅得透過法官之命令狀為之,但在可採用羈押措施之情況下,拘留亦得透過檢察院之命令狀為之。

    二、如屬下列情況,刑事警察當局亦得主動命令非現行犯情況下之拘留:

    a)可採用羈押措施;

    b)有資料支持恐防有關之人逃走屬有依據者;及

    c)因情況緊急,且如有延誤將構成危險,以致不可能等待司法當局之介入。

    第二百四十一條

    (拘留命令狀)

    一、拘留命令狀須以一式三份發出,並載有下列資料,否則無效:

    a)有權限之司法當局或刑事警察當局之簽名;

    b)應被拘留之人之身分資料;及

    c)引致拘留之事實及依法構成拘留依據之情節之說明。

    二、遇有緊急情況,且如有延誤將構成危險者,可容許以任何電訊途徑提出拘留之要求,但隨後須立即以上款所指之命令狀確認之。

    三、拘留命令狀須向被拘留之人展示,並將其中一副本交予該人;如屬上款之情況,則向被拘留之人展示有關拘留之命令,當中載明所提出之拘留要求、提出該要求之司法當局或刑事警察當局,以及第一款所指之各項要件,而有關副本須交予被拘留之人。

    第二百四十二條

    (告知義務)

    任何警察實體進行拘留時,均須按下列情況立即作出告知:

    a)如拘留之目的屬第二百三十七條b項所指者,則告知發出拘留命令狀之法官;

    b)如屬其他情況,則告知檢察院。

    第二百四十三條

    (實行拘留之一般條件)

    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二款及第一百七十九條第四款與第五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拘留。

    第二百四十四條

    (被拘留之人之立即釋放)

    一、如清楚顯示拘留係因對人之錯誤而實行,或在不屬法律所容許之情況下實行,又或此種措施已不再需要者,則依據本章之規定命令拘留或接收被拘留之人之實體,須立即將被拘留之人釋放。

    二、如該等實體非為司法當局者,須編寫該事件之摘要報告,並立即將之轉交檢察院;如該等實體為司法當局者,則在釋放被拘留之人之前須作出批示。

    第二編

    偵查

    第一章

    一般規定

    第二百四十五條

    (偵查之目的及範圍)

    一、偵查係指為調查犯罪是否存在、確定其行為人及行為人之責任,以及發現及收集證據,以便就是否提出控訴作出決定而採取之一切措施之總體。

    二、有犯罪消息時,必須展開偵查,但本法典規定之例外情況除外。

    第二百四十六條

    (偵查之領導)

    一、偵查係由檢察院在刑事警察機關輔助下領導進行。

    二、為着上款之規定之效力,刑事警察機關在檢察院直接指引,且在職務上從屬檢察院下行動。

    第二百四十七條

    (針對司法官之偵查)

    一、如犯罪消息係針對法院司法官或檢察院司法官者,須指定職級與偵查對象相同或較之為高之司法官進行偵查。

    二、如犯罪消息係針對檢察長者,則偵查之權限屬一名以抽簽方式指定之終審法院法官,該法官不得介入有關訴訟程序隨後之行為。

    第二百四十八條

    (卷宗之轉移)

    一、在偵查過程中,如發現權限屬另一檢察院司法官,有關卷宗須轉移予該有權限之司法官。

    二、轉移卷宗前已作之偵查行為僅在不可被利用時方重新作出。

    三、如有權限衝突,則由直接監督涉及衝突之司法官之上級作出決定。

    第二章

    偵查之行為

    第二百四十九條

    (檢察院之行為)

    檢察院依據以下各條之規定及受當中所載之限制,作出實現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款所指目的所需之行為,並確保實現該等目的所需之證據。

    第二百五十條

    (由預審法官作出之行為)

    一、在偵查期間,下列行為屬預審法官之專屬權限:

    a)對被拘留之嫌犯進行首次司法訊問;

    b)採用強制措施或財產擔保措施,但第一百八十一條所規定之措施除外,該條所規定之措施亦得由檢察院採用;

    c)依據第一百六十二條第三款、第一百六十五條第一款及第一百六十六條之規定,在律師事務所、醫生診所或銀行場所進行搜索及扣押;

    d)依據第一百六十四條第三款之規定首先知悉被扣押函件之內容;

    e)法律明文規定保留予預審法官之其他行為。

    二、法官係應檢察院、嫌犯或輔助人之聲請,作出上款所指之行為;遇有緊急情況或如有延誤將構成危險者,亦得應刑事警察當局之聲請,作出該等行為。

    三、如聲請係由檢察院或刑事警察當局提出,則無須經任何手續。

    四、在以上各款所指之情況下,法官最遲須在二十四小時內,以連同聲請一併向其送交之資料為基礎作出裁判;如認為卷宗之提交對作出裁判並非必要,則免除提交之。

    第二百五十一條

    (由預審法官命令或許可之行為)

    一、在偵查期間,命令或許可下列行為屬預審法官之專屬權限:

    a)依據第一百六十二條與第二百三十四條之規定及受當中所載之限制,進行住所搜索;

    b)依據第一百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扣押函件;

    c)依據第一百七十二條之規定截聽電話談話或通訊,或將之錄音;

    d)法律明文規定須經預審法官之命令或許可方得作出之其他行為。

    二、上條第二款至第四款之規定,相應適用之。

    第二百五十二條

    (檢察院可授權予刑事警察機關之行為)

    一、檢察院得授權刑事警察機關負責進行偵查之行為。

    二、得就某些法定罪狀作出上款授權,而該等罪狀係在授權行為中指定者。

    三、以上兩款之規定不適用於依據第二百五十條及第二百五十一條之規定專屬預審法官權限之行為,亦不適用於下列行為:

    a)接收經宣誓而作出之證言;

    b)在進行可能使人感到羞辱之檢查時,依據第一百五十七條第二款之規定在場;

    c)依據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三款與第四款之規定及受當中所載之限制,命令或許可搜查及搜索;

    d)法律明文規定須由檢察院主持或作出之其他行為。

    第二百五十三條

    (供未來備忘用之聲明)

    一、如證人患重病、前往外地或欠缺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居住之許可,而可預見該等情況將阻礙其在審判時作證言者,預審法官應檢察院、嫌犯、輔助人或民事當事人之聲請,得在偵查期間詢問該證人,以便有需要時能在審判中考慮其證言。

    二、作證言之日期、時間及地點須告知檢察院、嫌犯、辯護人、輔助人律師及民事當事人律師,以便其欲在場時能在場。

    三、詢問由法官為之,詢問後上款所指之人得要求法官提出附加問題,而法官亦得許可該等人親自發問該等問題。

    四、以上各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輔助人、民事當事人及鑑定人所作之聲明,亦適用於對質。

    五、聲明之內容須全部或以撮要方式作成筆錄;至於採取何種方式,則由法官依據第九十一條之規定考慮可使用之記錄或轉錄方法後決定之。

    第二百五十四條

    (對嫌犯之告知)

    一、檢察院訊問嫌犯或進行嫌犯應參與之對質或辨認時,最遲須提前二十四小時告知嫌犯進行該措施之日期、時間及地點。

    二、如嫌犯正被拘禁,則上款所指須提前之時間屬任意性。

    三、如屬下列情況,則無須遵守第一款所指須提前之時間:

    a)屬第一百二十九條所規定之訊問;

    b)屬極度緊急之情況且基於有依據之理由恐防延誤可能對證據之確保構成損害;或

    c)嫌犯放棄該提前時間。

    第二百五十五條

    (到場命令狀、通知及拘留)

    一、凡有需要確保某人在偵查之行為中在場,因而須作出特定告誡者,檢察院或獲授權進行偵查措施之刑事警察當局得發出到場命令狀,當中載明有關之人之身分資料,並載明應到場之日期、地點及時間,以及載明無合理解釋而不到場所引致之制裁。

    二、到場命令狀最遲須在五日前通知利害關係人,但有適當理由說明情況屬緊急者,不在此限;屬此情況者,得僅給予應被通知之人其到場所必需之時間。

    三、第一百零三條第一款至第三款之規定,相應適用之。

    第二百五十六條

    (紀錄之證明及證明書)

    凡可預見對偵查又或對將進行之預審或審判,以及對法院管轄權之確定屬必需之紀錄證明及紀錄證明書,尤其是嫌犯刑事紀錄證明書,均須附於卷宗。

    第二百五十七條

    (偵查之筆錄)

    一、在偵查過程中實施之證明措施,須作成筆錄,但檢察院認為無須以文書記錄之措施除外。

    二、以口頭作出之檢舉以及第二百五十條、第二百五十一條及第二百五十三條所指之行為,必須作成筆錄。

    三、偵查完成後,有關筆錄須交由檢察院保管,或送交有管轄權進行預審或審判之法院。

    第三章

    偵查之終結

    第二百五十八條

    (偵查之最長存續期間)

    一、如有嫌犯被拘禁,檢察院最遲須在六個月內終結偵查,而將之歸檔或提出控訴;如無嫌犯被拘禁,則檢察院最遲在八個月內作出上述行為。

    二、如偵查之對象為第一百九十三條所指任一犯罪,則上款所指之六個月期間延長至八個月。

    三、為着以上兩款之規定之效力,該期間自偵查轉為針對特定人之時起計,或自有人成為嫌犯時起計。

    第二百五十九條

    (偵查之歸檔)

    一、一經收集足夠證據,證明無犯罪發生,或嫌犯未以任何方式犯罪,又或提起訴訟程序依法係不容許者,檢察院須將偵查歸檔。

    二、如檢察院未能獲得顯示犯罪發生或何人為行為人之充分跡象,偵查亦須歸檔。

    三、歸檔批示須告知嫌犯、輔助人、具有正當性成為輔助人之檢舉人、被害人、民事當事人及在有關訴訟程序中曾表示有提出民事損害賠償請求意圖之人。

    四、對歸檔批示,得向直接上級提出異議。

    第二百六十條

    (上級之介入)

    自作出歸檔批示日起三十日期間內,如未有聲請展開預審,檢察院有關人員之直接上級得決定提出控訴或繼續調查;如決定繼續調查,則指出須實行之措施及其執行之期間。

    第二百六十一條

    (偵查之重開)

    一、如上條所指之期間已完結,則僅在出現新證據資料,使檢察院在歸檔批示中提出之依據無效時,方得重開偵查。

    二、對檢察院有關人員批准或拒絕重開偵查之批示,得向其直接上級提出異議。

    第二百六十二條

    (屬免除刑罰情況之歸檔)

    一、如屬針對刑法明文規定屬可免除刑罰之犯罪之訴訟程序,而檢察院認為免除刑罰之各前提均成立者,則檢察院經聽取輔助人意見,以及聽取曾在提出檢舉時聲明欲成為輔助人且具有正當性成為輔助人之檢舉人意見後,得向預審法官建議將有關卷宗歸檔。

    二、如已提出控訴而上款所指之各前提均成立,則預審法官在預審進行期間,經檢察院及嫌犯同意且聽取輔助人意見後,得將有關卷宗歸檔。

    三、第二百五十九條第三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依據以上兩款之規定作出之歸檔批示;對該歸檔批示,可由輔助人或在提起上訴之聲請中成為輔助人之人提起上訴。

    第二百六十三條

    (訴訟程序之暫時中止)

    一、如有關犯罪可處以最高限度不超逾三年之徒刑,即使可併科罰金,又或有關犯罪僅可科罰金,且下列各前提均成立者,則檢察院得向預審法官建議,透過對嫌犯施加強制命令及行為規則,暫時中止訴訟程序:

    a)經嫌犯、輔助人、曾在提出檢舉時聲明欲成為輔助人且具有正當性成為輔助人之檢舉人及未成為輔助人之被害人同意;

    b)嫌犯無前科;

    c)不能科處收容保安處分;

    d)罪過屬輕微;及

    e)可預見遵守強制命令及行為規則係足以回應有關案件中所需之預防犯罪要求。

    二、可對嫌犯施加下列強制命令及行為規則:

    a)對受害人作出損害賠償;

    b)給予受害人適當之精神上滿足;

    c)捐款予社會互助機構或澳門特別行政區,或作同等價值之特定給付;

    d)不得從事某些職業;

    e)不得常至某些場合或地方;

    f)不得與某些人為伍,或收留或接待某些人;

    g)不得持有能便利實施犯罪之物件;

    h)按有關案件特別要求之其他行為。

    三、在任何情況下,所施加之強制命令及行為規則均不得屬要求嫌犯履行為不合理之義務。

    四、為監察及跟進強制命令及行為規則之遵守,預審法官及檢察院得要求社會重返部門提供協助。

    五、對依據第一款之規定作出之中止批示,不得提起上訴;第二百五十九條第三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該中止批示。

    第二百六十四條

    (中止之存續時間及效果)

    一、訴訟程序最長得中止兩年。

    二、如嫌犯遵守強制命令及行為規則,則檢察院將有關卷宗歸檔,且不得重開訴訟程序。

    三、如嫌犯不遵守強制命令及行為規則,則訴訟程序繼續進行,且嫌犯不得請求返還已作之給付。

    四、在上款所指之情況下,曾給予受害人作為損害賠償之金額,須在終局判決所給予之損害賠償金額中扣除。

    第二百六十五條

    (檢察院提出之控訴)

    一、如偵查期間收集到充分跡象,顯示有犯罪發生及何人為犯罪行為人,則檢察院須對該人提出控訴。

    二、充分跡象,係指從該等跡象能合理顯示出嫌犯可能最終在審判中被科處刑罰或保安處分者。

    三、控訴書須載有下列內容,否則無效:

    a)指出認別嫌犯身分之資料;

    b)敘述或扼要敘述能作為對嫌犯科處刑罰或保安處分之依據之事實,儘可能載明犯罪實施之地方、時間及動機,行為人對事實之參與程度,以及任何對確定應科處行為人之制裁屬重要之情節;

    c)指出適用之法律規定;

    d)指出將調查或聲請之證據,尤其是將在審判中作證言之證人及作陳述之鑑定人之名單及其身分資料;

    e)日期及簽名。

    四、如屬案件相牽連之情況,則僅提出一控訴。

    五、第二百五十九條第三款及第一百條第一款a與b項之規定,相應適用之;如該兩種通知方式使用後顯得無效,則訴訟程序繼續進行。

    第二百六十六條

    (輔助人提出之控訴)

    一、在就檢察院之控訴作出通知後十日內,輔助人或在控訴行為中成為輔助人之人亦得以檢察院控訴之事實或該等事實之某部分提出控訴,又或以其他對檢察院控訴之事實不構成實質變更之事實提出控訴。

    二、經作出下列修改後,上條第三款之規定,相應適用之:

    a)該控訴得僅限於單純贊同檢察院之控訴;

    b)僅需指出未載於檢察院控訴內而將調查或聲請之證據。

    第二百六十七條

    (非經自訴不得進行之刑事程序)

    一、如非經自訴不得進行刑事程序,則偵查完結後,檢察院須通知輔助人,以便其於十日內提出自訴。

    二、如屬上款所指之情況,而檢舉人仍未成為輔助人,則檢察院須通知檢舉人,以便其於十日內成為輔助人並提出自訴。

    三、第二百六十五條第三款及第五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以上兩款所指之自訴。

    四、檢察院得在自訴提出後十日內,以相同於自訴之事實或該等事實之某部分提出控訴,又或以其他對自訴之事實不構成實質變更之事實提出控訴。

    五、第二百五十九條第三款及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上款所指之控訴。

    第三編

    預審

    第一章

    一般規定

    第二百六十八條

    (預審之目的、領導及內容)

    一、預審旨在對提出控訴或將偵查歸檔之決定作出司法核實,以決定是否將案件提交審判。

    二、領導預審屬預審法官之權限,而預審法官係由刑事警察機關輔助。

    三、預審係由法官認為應作出之各調查行為之總體及一強制預審辯論構成,該辯論以口頭辯論方式進行,而檢察院、嫌犯、辯護人、輔助人及其律師均得參與,但民事當事人除外。

    四、僅當依據以下各條之規定提出聲請時,預審方得進行;在特別形式之訴訟程序中不得進行預審。

    第二百六十九條

    (屬控訴情況之展開預審)

    一、如有關刑事程序不取決於自訴,且已提出控訴,則僅下列之人得聲請展開針對下列事實之預審:

    a)嫌犯,針對檢察院已控訴之事實;或

    b)輔助人或在聲請展開預審之行為中成為輔助人之人,針對檢察院未控訴、且對檢察院所作之控訴構成實質變更之事實。

    二、如有關刑事程序取決於自訴,則僅嫌犯得聲請展開針對輔助人已控訴之事實之預審。

    三、以上兩款所指之聲請,應自就下列控訴作出通知起十日期間內提出:

    a)屬第一款之情況,檢察院之控訴;

    b)屬第二款之情況,輔助人之控訴。

    第二百七十條

    (屬歸檔情況之展開預審)

    一、如有關刑事程序不取決於自訴,且偵查已歸檔,則僅輔助人或在聲請展開預審之行為中成為輔助人之人得聲請進行預審。

    二、上款所指之聲請,應自就歸檔批示或就拒絕重開偵查之批示作出通知起十五日期間內提出,又或自就駁回對以上所指兩批示所提出之異議之上級批示作出通知起十五日期間內提出。

    三、如未將歸檔批示通知聲請人,則自聲請人獲悉歸檔批示之日起十五日期間內,得聲請展開預審。

    第二百七十一條

    (聲請之手續及駁回)

    一、展開預審之聲請無須經特別手續,但應以撮要方式載明對提出控訴或不提出控訴不表同意之事實上及法律上之理由;如有需要,亦應指出希望法官作出之調查行為、在偵查中未經考慮之證據,以及擬透過該調查行為及證據予以證明之事實。

    二、僅得以逾期、法官無權限或依法不容許進行預審為由駁回展開預審之聲請。

    三、宣告展開預審之批示,須通知辯護人及輔助人律師。

    第二章

    調查行為

    第二百七十二條

    (法官之行為及可授權之行為)

    一、預審法官須作出實現預審目的所需之一切行為。

    二、然而,預審法官得交予刑事警察機關負責進行任何與預審有關之措施及調查,但依法專屬法官權限之行為,尤其是第二百五十條第一款及第二百五十二條第三款所指之行為除外。

    第二百七十三條

    (行為之次序及重新作出)

    一、調查行為係以法官認為對查明事實真相最適宜之次序進行。

    二、法官須作出批示,不批准被聲請作出但對預審不重要或僅用作拖延訴訟程序進度之行為,而對該批示係不可提起上訴者;法官亦須依職權作出或命令作出其認為有用之行為。

    三、偵查中已作出之行為及證明措施,僅在其未依法定手續作出,或其重新作出對實現預審目的屬必要之情況下,方重新作出。

    第二百七十四條

    (可採納之證據)

    一、凡非為法律禁止之證據,在預審中均可採納。

    二、預審法官認為有需要訊問嫌犯時,以及嫌犯有此要求時,須為之。

    第二百七十五條

    (到場命令狀及通知)

    一、凡有需要確保某人在調查行為中在場,因而須作出特定告誡者,法官得發出到場命令狀,當中載明有關之人之身分資料,並載明應到場之日期、地點及時間,以及載明無合理解釋而不到場所引致之制裁。

    二、到場命令狀最遲須在五日前通知利害關係人,但有適當理由說明情況屬緊急者,不在此限;屬此情況者,法官得僅給予應被通知之人其到場所必需之時間。

    三、第一百零三條之規定,相應適用之。

    第二百七十六條

    (供未來備忘用之聲明)

    在預審期間,法官得依據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及為着該條所指之目的,依職權或應聲請詢問證人,聽取輔助人、民事當事人及鑑定人之聲明,以及進行對質。

    第二百七十七條

    (紀錄之證明及證明書)

    凡仍未載於卷宗而可預見對預審或將進行之審判,以及對法院管轄權之確定屬必需之紀錄證明及紀錄證明書,尤其是嫌犯刑事紀錄證明書,均須附於卷宗。

    第二百七十八條

    (預審筆錄)

    在調查行為中實施之證明措施,須作成筆錄,而控方或辯方在此階段提交之聲請書,以及其他對案件之審理屬重要之文件,均須附於筆錄。

    第三章

    預審辯論

    第二百七十九條

    (辯論日期之指定)

    一、如法官認為不進行調查行為,須指定進行預審辯論之日期、時間及地點;如有調查行為,則法官在最後之行為作出後五日內指定之。

    二、預審辯論須定於儘可能近之日期進行,以便預審之最長存續期間在任何情況下均能遵守。

    三、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款之規定,相應適用之。

    四、如嫌犯在有關訴訟程序中仍未委託辯護人,則法官在指定辯論日期之行為中為其指定辯護人。

    五、預審辯論日期之指定,最遲須在辯論進行前十日通知檢察院、嫌犯及輔助人。

    六、辯論日期之指定亦最遲須在辯論進行前五日通知法官認為在辯論中必須在場之任何證人及鑑定人。

    第二百八十條

    (辯論之目的)

    預審辯論旨在容許在法官面前以口頭辯論方式,就偵查及預審過程中得到之事實跡象及法律資料是否足以支持將嫌犯提交審判進行辯論。

    第二百八十一條

    (嗣後之行為)

    一、辯論日期之指定並不妨礙法官有義務在辯論前或辯論期間,作出顯示對發現事實真相屬有利之調查行為。

    二、上款所指之調查行為係按前章所規定之程序進行。

    第二百八十二條

    (辯論之押後)

    一、僅當以絕對不可能進行辯論為理由時,尤其是嫌犯因嚴重及正當之障礙而不能在場者,方得將辯論押後。

    二、如押後辯論,法官須立即指定另一日期,此日期與先前所定之日期相距不得超逾八日;新指定之日期須告知各在場之人,同時法官命令通知必須在場但當時不在場之人。

    三、如嫌犯放棄其在場之權利,辯論不會以其缺席為依據而押後,此時,嫌犯須由其委託或被指定之辯護人代理。

    四、辯論僅得押後一次;如嫌犯在第二次指定之日期缺席,則由其委託或被指定之辯護人代理。

    第二百八十三條

    (辯論之紀律、領導及安排)

    一、辯論之維持紀律、領導及安排屬預審法官權限,而預審法官在必要限度內擁有相當於本法典賦予主持審判聽證之法官之權力。

    二、辯論之進行無須經特別手續。

    三、法官須確保就所調查之證據進行辯論,並確保嫌犯或其辯護人可在最後就證據表明立場。

    四、如任何關於證據之聲請或措施,超逾此階段就證據方面所要求僅限於顯示是否存在犯罪跡象之目的,法官須拒絕之。

    第二百八十四條

    (辯論之過程)

    一、辯論開始時,法官摘要闡述已進行之調查行為,以及其認為具爭議性之重要證據問題。

    二、隨後,法官讓檢察院、輔助人律師及辯護人發言,以便此等人如欲聲請調查涉及具爭議性之具體問題且屬顯示是否存在犯罪跡象之補充證據時,能提出聲請,而該等補充證據係該等人擬在辯論期間提出者。

    三、其後,在法官直接引導下進行證據之調查,而法官無須經任何手續而對調查證據時所出現之任何問題作出決定。法官得直接走近在場之人,向此等人提出其認為對實現辯論目的屬必需之問題。

    四、辯論終結前,法官再讓檢察院、輔助人律師及辯護人發言,以便此等人如欲就所收集之跡象是否足夠,以及就作出將嫌犯提交審判之裁判所取決之法律問題作綜合結論時,能為之。

    第二百八十五條

    (控訴書中或展開預審聲請書中所描述事實之變更)

    一、如從調查行為或預審辯論得出結果,使人有依據懷疑發生檢察院或輔助人之控訴書中又或展開預審之聲請書中未描述之事實,則法官依職權或應聲請將有關懷疑之事告知辯護人及儘可能就此懷疑之事訊問嫌犯,並應聲請給予嫌犯不超逾十日之期間以準備辯護,有需要時得將辯論押後。

    二、如因上款之規定導致預審法官無權限,則上款之規定,不適用之。

    三、如第一款所指之事實對控訴書或展開預審聲請書中所描述之事實構成實質變更,且以獨立之訴訟程序調查該等事實屬適宜者,則預審法官須將該等事實告知檢察院;此告知之效力等同於為進行針對該等事實之刑事程序而提出檢舉。

    第二百八十六條

    (辯論之連續性)

    一、第三百零九條第一款及第二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預審辯論。

    二、在辯論過程中如察覺到有必要作出新調查行為,而該等行為係不能在辯論中進行者,則法官須中斷辯論。

    第二百八十七條

    (紀錄)

    一、預審辯論須繕立紀錄,該紀錄須依據第九十條第二款之規定,以撮要方式記載一切關於口頭聲明之內容,但不影響第八十九條第三款之規定之適用。

    二、紀錄須由法官及繕立紀錄之司法公務員簽名。

    第四章

    預審之終結

    第二百八十八條

    (預審之最長存續期間)

    一、如有嫌犯被拘禁,法官最遲須在兩個月期間內終結預審;如無嫌犯被拘禁,則在四個月內終結預審。

    二、如預審之對象為第一百九十三條所指之任一犯罪,則上款所指之兩個月期間延長至三個月。

    三、為着以上兩款之規定之效力,該等期間自宣告展開預審之批示作出時起計。

    第二百八十九條

    (起訴或不起訴批示)

    一、預審辯論終結後,法官作出起訴或不起訴批示。

    二、如收集到充分跡象,顯示對嫌犯科處刑罰或保安處分所取決之前提成立,則法官以有關事實起訴嫌犯;反之則作出不起訴批示。

    三、第二百六十五條第二款至第四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以上兩款所指之批示。

    四、在以上各款所指之批示中,法官首先就其可審理之先前問題或附隨問題作出裁判。

    五、僅其中一名嫌犯聲請進行預審,並不妨礙法官有義務對所有嫌犯施以法律規定因預審而產生之後果。

    第二百九十條

    (起訴或不起訴批示之通知)

    一、須儘可能在預審辯論終結後,立即宣讀起訴或不起訴批示;此宣讀等同於對在場之人作通知。

    二、批示得以口頭作出,並口述作紀錄,此舉視為已將批示通知在場之人。

    三、如因預審所針對之案件複雜而有需要,則法官在作出終結預審辯論之行為時,命令卷宗交其審閱,以便最遲在十日期間內作出起訴或不起訴批示;如屬此情況,法官須立即告知各在場之人宣讀批示之日期;第一款最後部分之規定,相應適用之。

    四、對不在場之人之通知,須依據第一百條第一款a及b項之規定為之,如該兩種通知方式使用後仍顯得無效,則訴訟程序繼續進行。

    第二百九十一條

    (社會報告書)

    法官如認為對隨後之審判屬適宜,得在起訴批示中,要求製作社會報告書或更新已存於卷宗之報告書之資料,並要求在確定有關制裁前提交之。

    第二百九十二條

    (對起訴批示之上訴)

    對於以檢察院控訴書內所載事實起訴嫌犯之批示,不得提起上訴,而此批示亦促使立即將有關卷宗移送有管轄權進行審判之法院。

    第七卷

    審判

    第一編

    先前行為

    第二百九十三條

    (訴訟程序之清理)

    一、有管轄權進行審判之法院收到卷宗後,法官須就可能妨礙對案件實體問題之審查,且屬其可立即審理之先前問題或附隨問題作出決定。

    二、如移送卷宗以進行審判,而在之前無進行預審,且輔助人控訴之一部分係在不遵守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一款之規定下而提出,或檢察院控訴之一部分係在不遵守第二百六十七條第四款之規定下而提出,則法官須作出批示,不受理該部分之控訴。

    第二百九十四條

    (聽證之日期)

    一、解決上條所指之問題後,法官須作出批示指定聽證之日期、時間及地點;聽證定於儘可能近之日期進行,以便聽證日與收到有關卷宗日之間不超逾兩個月。

    二、如嫌犯正被羈押,所定之聽證日期須先於其他審判。

    第二百九十五條

    (指定聽證日期之批示)

    一、指定聽證日期之批示須包括下列內容,否則無效:

    a)指出有關事實及適用之法律規定,此指出得透過引用起訴書內所載者為之;如無起訴,得透過引用控訴書內所載者為之;

    b)指出到場之地點、日期及時間;

    c)如嫌犯在有關訴訟程序中仍未委託辯護人,則為其指定之;及

    d)日期及法官之簽名。

    二、指定聽證日期之批示連同有關起訴書之副本,或如無起訴,則連同控訴書之副本,最遲須在指定之聽證日前十四日通知檢察院,以及嫌犯、輔助人、民事當事人及此等人之代理人。

    三、對嫌犯及輔助人之通知須依據第一百條第一款a及b項之規定為之。

    四、對指定聽證日期之批示,不得提起上訴。

    第二百九十六條

    (對其餘法官之告知)

    一、須藉送交指定聽證日期之批示之副本,立即將該批示告知有權限審判有關訴訟程序之其餘法官。

    二、作出上述告知之同時,或一旦有可能,須將控訴書或歸檔批示、輔助人之控訴書、起訴批示、嫌犯之答辯狀、民事當事人之陳述書、任何關於強制措施或財產擔保措施之批示等之副本送交該等法官。

    三、如顯示有需要,尤其是由於案件特別複雜或出現之先前問題或附隨問題特別複雜,法官得依職權或應有權限審判有關訴訟程序之其餘任一法官之要求,命令將有關卷宗送交該等法官檢閱,檢閱期間不超逾十日;如屬此情況,無須送交上款所指之文件。

    第二百九十七條

    (答辯及證人名單)

    一、嫌犯如欲提出答辯,須自就指定聽證日期的批示作出通知之日起二十日期間內提出,並附同證人名單。

    二、答辯無須經特別手續。

    三、嫌犯須在提交證人名單時,一併指出應被通知出席聽證之鑑定人。

    第二百九十八條

    (證人名單之補充或更改)

    一、證人名單按情況而定得應檢察院、輔助人、嫌犯或民事當事人之聲請而補充或更改,但以上述任一人所聲請之補充或更改可於所定聽證日期三日前告知其他人者為限。

    二、上款之規定,相應適用於鑑定人之指定。

    第二百九十九條

    (對證人及鑑定人之通知及補償)

    一、如證人及鑑定人被指定,而指定之人未承諾在聽證時帶同證人及鑑定人到場者,則須通知該等證人及鑑定人到場。

    二、應出席聽證之上款所指之人或其代位人之聲請,法官得對該等人裁定給予一定金額,該金額係按訓令所核准之收費表計得,作為補償該等人已作之開支;裁定給予之金額算入訴訟費用內。

    三、對於裁定給予上款所指金額及就其金額之數目而作之裁判,不得提起上訴。

    第三百條

    (在住所內聽取聲明)

    一、如輔助人、民事當事人、證人或鑑定人基於有依據之理由不可能在聽證時到場,法官得依職權或應聲請,命令於將告知該等人之日期及時間,在該等人身處之地方聽取其聲明。

    二、該命令須即時告知檢察院,以及嫌犯之代理人、輔助人之代理人及民事當事人之代理人。

    三、聲請聽取聲明之人須在提出聲請時,指出應就何等事實或情節聽取聲明。

    四、聽取聲明須遵從為聽證而定之手續進行,但與公開聽證有關之部分除外。

    五、聲明之內容須作成筆錄,至於聲明須全部轉錄或以撮要方式轉錄,則由法官依據第九十一條之規定考慮可使用之記錄及轉錄方法後決定之。


    ^ ] 刑事訴訟法典 - 目錄 ] [ 刑事訴訟法典 - 條文目錄 ] 法律第17/96/M號 ] 法令第48/96/M號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1至100條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101至200條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201至300條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301至400條 ] 刑事訴訟法典 - 第401至499條 ]


        

    請使用 Adobe Reader 7.0或以上閱讀PDF版本檔案。
    Get Adobe Reader